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生贺】恩尼斯特的生日(HP子世代)

  • 给我的一个大佬朋友 @Ashly 的生贺!祝生日快乐哟!

  • 用了之前的亲友HP企划背景。原著所有人物设定属于J.K.罗琳女士。

  • 不喜欢请友好屏蔽,谢谢您。


——————————————————————

恩尼斯特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出神,摊在膝盖上的那本书已经有十分钟没有翻页。墙上的挂钟忽然敲了两声,将他从神游中惊醒,他从口袋里抽出魔杖点燃了壁炉,又将空调调低两度,接着重新陷进靠垫里。

 

这一次打断他宝贵的独处的是忽然发出轻微爆裂声,然后冒出绿色火焰的壁炉,一个被兜帽包的严严实实的脑袋从壁炉里伸出来:“嗨,抱歉打扰您,请问这里是玛卡……原来你在啊!看见我也不说话,中了消音咒吗?”

“是你太吵闹了,炸尾螺女士。”恩尼斯特看到她裹着黑色长袍不禁撇了下嘴角:“你打扮得像个摄魂怪。”

谭脱下沾上了灰尘的袍子,用魔杖尖挑着搭在衣架上,露出里面穿着的灰绿色衬衫裙,“我总不能穿着新裙子钻壁炉吧,而且你真的应该清扫它一下。其他人什么时候到?”

“一个小时以后。”

谭的表情像刚吃了一颗金色飞贼,“哈?那你让我来这么早干什么?”

“因为你总是迟到,还是说你是谁喝了复方汤剂冒充的谭女士,居然提前了两分钟?”

谭没有回答并霸占了他的单人沙发,“有甜食吗?”

“我的礼物呢?”

房间里陷入了让人尴尬的安静状态,恩尼斯特敲着茶几,“我的礼、物、呢?”

“我……那个我……忘带了?”

恩尼斯特把她从沙发上拉起来推向壁炉:“滚,滚出去。”

“哎!哎等一下……”眼看着新衣服的一角要被塞进壁炉里的谭用力扒着他的胳膊:“我带了!开玩笑的!”

“所以你打算送我什么?”恩尼斯特懒洋洋地摆弄着不知什么时候拿在手里的魔杖,大有礼物不合心意就一个恶咒把她扫地出门的意思。谭观察着他的表情:“额……一个会说‘我是阿尼玛格斯!’的超大号巧克力蛙……对不起我开玩笑的!我是巨怪!”

说着她从口袋里小心翼翼地掏出一个丝质礼盒递给他,恩尼斯特打开,里面装着一只造型优雅的蛇形领带夹,他取出细看,发现金属的表面浮着淡淡的蓝光,一股微弱而温和的魔力沿着手指缓缓流入他的身体。

“这是?”

谭扬着脸一脸得意地卖弄道:“我在霍格莫德淘的,以防你哪天在禁林搞什么黑魔法实验用光了那点自己可怜的魔力,变成个哑炮。怎么样?”

恩尼斯特把魔杖和领带夹一起收进口袋,另一只手做了个请坐的手势,“这样还说得过去。”

通过审核的谭立刻换上了一副促狭的表情:“你猜猜凯菲会带什么来?”

“总不会比你收到的那条红色腰带差的。”

“……也对,不过这一个小时我们就在沙发上坐着等吗?你实在不该叫我来这么早的,哪怕提前半个小时我也可以接受,我实在是受够了在公共休息室和某个人共用一张沙发的日子了,何况这个家伙总是用些奇怪但是从没应验过的预言吓人,还要一边挖苦我一边抄我的作业。”

“斯莱特林是不会让客人感到无聊的,即使是并没那么想邀请的人——你可以看看电视打发时间,我不会和你抢遥控器的,你想看英超,意甲或者世界杯重播都可以。”

“你家里有魔药材料吗?”

“有,你要做什么?”

“我昨天在二手书店买到一本《一千种剧毒魔药的制作》,想试验一下毒死一条毒蛇到底需要几秒。”

 

后来凯菲他们也陆续抵达了,最先从壁炉里露出脑袋的詹姆险些被一个缴械咒击飞——是的,他们争分夺秒地利用这一个小时的时间把玛卡布雷特家的大厅变成了格斗俱乐部。幸好王凯菲女士及时喝止了他们:“都给我住手!”

“凯菲!”谭跑到她身后,扯着她的粉色休闲外套控诉对方的犯规行为:“他先用黑魔法的……哦梅林啊你穿的这是什么?”

道格拉斯一边把翻倒的椅子和挂在吊灯上的靠垫恢复原样,一边打量了一下这两个毫发无伤的人。他们手下还是有分寸的,互相使用的魔咒比儿童魔杖发射出来的威力还小。“先手攻击女士是很不绅士的做法,恩尼斯特。”

“能赢就行。”他耸耸肩,从冰箱里取出准备好的凉果汁,“你们应该感谢谭女士,正是因为她只会些变出彩带和气球的没用魔法,这些吃的东西才幸免于难。”

阿不思打开莫莉奶奶烤制的双层红丝绒蛋糕,一群人吵吵闹闹地围着桌子坐下。恩尼斯特用一个金加隆雇佣了两个来自赫敏的S.P.E.W协会再就业部门的小精灵,因为所有人都表示不想在开学两周前因为食物中毒被紧急送往圣芒戈,但是他还是自己做了一个馅饼,榴莲玉米鸡肉味的,并趁着托米和娜娜,那两个手脚麻利的小精灵不注意时塞进了馅饼堆底下。

“喂,谭。”凯菲按住了她伸向蛋糕的手,“你要把那个18英寸的蛋糕一个人都吃完了。”

“让她吃吧。”阿尔伯特接过哥哥剥好递给他的龙虾,“不然她会跟着两个波特回家的。”

詹姆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阿不思看起来也没好到哪里去——一年的时间没能让他掌握斯莱特林式的社交假笑,但是他努力想让自己的拒绝看起来没那么明显,脸部肌肉的走向看起来很是奇怪。

“你不打算留一点抹到他脸上吗?我会帮你按住他的。”凯菲偷偷用了个混淆咒,凑到她耳边建议。

谭几乎是立刻就同意了,改变方向去旁边的盘子里拿了一个馅饼,却在放进嘴里的一瞬间冲进卫生间开始呕吐,她身后跟着惊慌失措的托米:“您还好吗这位小姐?托米做的馅饼不会出问题的,您还好吗?托米这就为您联系圣芒戈……哦太可怕了……”

恩尼斯特和弗雷德搭着肩膀笑得前仰后合,紧接着就被餐桌上仅剩的一位女士王凯菲一人塞了一口恩尼特制馅饼。接下来的一分钟里弗雷德和谭分别占领了马桶和洗手池,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恩尼斯特将嘴里那团不能称作食物的混合物面色如常地咽了下去,挑衅地冲凯菲眨了下眼睛。

詹姆和阿不思的表情更惊恐了,道格拉斯看着兴高采烈看热闹的弟弟叹了口气,他第一次后悔自己没有干涉阿尔伯特的社交圈。

 

“我们现在玩点什么?拒绝巫师棋,噼啪爆炸牌和魁地奇,先生们,请想一点新鲜的点子出来。”凯菲半靠在沙发上,她今天没吃特别多的东西,盘算着晚上回家要在跑步机上花几个小时才能消耗掉那块蛋糕的热量。

“我愿意和你们分享昨天在论坛上看到的十佳进球视频,多么毫无保留的……”恩尼斯特说着就要打开电脑和投影仪,被谭一块蛋糕迎面丢在脸上。

“很抱歉,我没什么主意。我想到的都被你否决了。”道格拉斯摊开手。

“梅林啊,你们巫师家庭的小孩娱乐活动居然这么匮乏?”

“我也想不到会有人拒绝魁地奇。”阿尔伯特在屋子里找了一大圈,最后无奈地接受了这里没有扫帚的事实,“只有你,啊,还有那边像麻瓜一样打架的两位,他们真的是准四年级吗?”

阿不思忽然大声建议:“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

“可以!我早就想知道詹姆有几个绯闻前女友了。”

“那你应该来问我,无所不知的弗雷德二世。只要一个西可。”弗雷德拨弄着他的刘海,期待地看着他的潜在客户,可惜凯菲言简意赅地回答了他一个“不”字。

最后又是善良的道格拉斯先生制止了因为新裙子即将被恩尼斯特抹上奶油而绝望尖叫的谭,高大的男子学生会主席没收了他们的魔杖,一手提着领子把他们像毛绒玩具一样摆在沙发两侧。托米拿来一把干净的金属长柄勺放在茶几的玻璃台面上,随着勺柄的不停转动,大家逐渐知道了詹姆的初吻是在三年级,凯菲发自内心地觉得自己的穿搭很时尚,弗雷德直到现在还会被莫莉奶奶用旧扫帚打屁股,并且目睹了谭被迫戴着凯菲的夸张项链和“GOOD”形状的眼镜拍照上传社交网络置顶一周的画面,最后这个游戏以当天过生日的主角恩尼斯特被道格拉斯和詹姆按在沙发上,而谭叉着腰命令阿不思把他的德国阿森纳队签名足球变成游走球为结束。

一度被谣言传为斯莱特林魔王3.0的恩尼斯特捂着脸坐在沙发上,拒绝和任何人讲话。这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眼前的景色忽然模糊着飞速向后退去,又逐渐清晰起来。

他把头从冥想盆里拔出来了。

也许是因为最后签名足球被变成游走球的场景让15岁的恩尼斯特深感人生无望,他抬起脸时的表情非常难看,本来就有几分担忧的詹姆拍拍他的肩——和刚才一样的力道,看来是詹姆把他叫出来的——“你还好吗?”

“没事。”恩尼斯特双手撑着冥想盆的边缘,散发着梦幻色彩的银色液体在冥想盆里流动着,他转头看向波特兄弟,“你们怎么搞到这东西的?”

“嗯……我爸清理办公室里的冥想盆时发现了这段记忆,我们打算拿来给你看看,你如果不要的话,我们就……处理掉。”阿不思局促地搓着手,观察着他的脸色。

“我想想吧……”

“啊,还有这个,是斯科皮送你的,他这几天在法国,托我给你带来。”阿不思取出一个包得严严实实的长筒递给他,恩尼斯特没有接,“你们喝什么?我去拿,你们先拆。”

恩尼斯特打开冰箱门,拿出几个水果丢进榨汁机,身后响起高跟鞋的声音,他没回头:“你进去吧,我没事。”

“别自作多情了,我只是……”

榨汁机嗡嗡地运转起来,盖住了她说话的声音,他把果汁倒出来,侧耳仔细听了一会,没听到撕扯包装纸的声音才端着两个杯子回到客厅。

恩尼斯特觉得自己的喉咙有点发紧,他不知道自己脸上是有些期待又紧张的表情,两个波特对视一眼,把那张半人高的画布翻转过来:黑色长发的少女抱着一个靠垫陷在沙发里睡着了,银绿相间的围巾掉在脚边,她旁边的矮桌被厚厚的教材,羊皮纸和点心堆得没有一丝空隙,面前飘着一张天文图,恒星和行星被不同颜色的亮点标示出来,在空中缓缓移动着,右下角署着“王凯菲&恩尼斯特作”的字样。

凯菲在身后啜泣起来,恩尼斯特从袖子里抽出魔杖,对着画布点了一下——

没有丝毫反应。

“怎么会?”凯菲也抽出魔杖,她上前几步反复检查着,詹姆也是一脸震惊:“不可能啊,我和弗雷德亲自去收集的记忆!”

“她不喜欢。”恩尼斯特站在原地没有动。

“什么?”凯菲回头看他,疑惑的脸上还挂着眼泪。

“那家伙天文学得最差,这幅画她不喜欢。”恩尼斯特示意阿不思可以将它卷起来了,转身在餐桌上铺上桌布,“先吃饭吧,已经很晚了。”

 

今天是恩尼斯特·玛卡布雷特的22岁生日。

                        ——Fin.

 ————————————————

所以这篇生贺又名《对不起我先刀为敬》,这种杀敌八百自损十万的打法可能只有我一个了8,哈哈哈。


评论 ( 4 )
热度 ( 5 )

© 覃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