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典婶】围观父母吵架的正确方式

•给@阎罗倒退三千里 的段子,请查收!婶设性格均参考自这位太太,灵感来自《从前慢》。
•CP大典太x婶,现代paro,孩子视角描述,ooc预警,注意避雷。
•不喜欢请友好屏蔽,谢谢您。

————————————————

母亲打来电话时,我正叼着两片吐司准备出门。即将迟到和煮熟的满勤奖飞了的恐惧让我无暇接听电话,而是甩着匆忙中没完全系好即将散开的鞋带冲向车站。万幸的是我赶上了电车,并且找到了座位坐下,平复好呼吸后我掏出手机按亮屏幕,果不其然,她的未接来电下面跟着几条效果媲美语音的消息:
“我和你爸吵架了!!!”
“太让我生气了!不想理他!”
“你不接我电话…”
“我出门了!”
我几乎能还原出她发这些消息时的表情和心理状态,毕竟这场景实在是太熟悉了,从小到大几乎每个月都会有那么一次,而且说是吵架,不如说是她单方面和我可怜的老父亲生气更贴切一点。
我打开聊天界面,给大典太先生发消息:“爸,她又生气了?”
“……”
“……对。”
“哎……”
我在心里大翻白眼,这位先生的反应我也应该想到的,看样子不是什么大问题,保守估计在我下班前三池太太就会带着丈夫爱吃的菜回家。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的父亲大典太是个安静寡言的人,这就让我从小练成了从他说的为数不多的话里推测他的真正想法的技能:如果问题十分严重,他会说“……要怎么办”“……是我没用”,而不仅仅是一个单薄的语气词。

和寡言的丈夫不同,三池太太是雷厉风行,做事直截了当的性格,在他们的相处中一直是我的母亲占主导。即便遇到大事她总是和父亲商量,大多数时候也只能得到“……都行。”“看你的意思?”之类模棱两可的回答,母亲为此没少和他生气,却也都用不了一顿饭的时间就好了,毕竟知道他性格如此,并非有意搪塞,他看到妻子不开心也会努力想些话哄她,因此我家的生活还是非常和谐美满的——除了我因为私自把79改成99被三池太太按在椅子上暴打的那次。
小的时候我家住在一条小街上,这条街人家不多,彼此都认识,相处得非常融洽。街口有一颗几个孩子才能环抱住的大树,没人知道它到底在这里站了多少年,新年时树枝上满是附近居民系上去祈福的红布条,夏天的夜晚三条家的几个长辈总爱在树下喝茶乘凉。这条街上每家都是两间正房,一间厢房当作仓库,还有个不小的院子,我家的院子里种着我的草莓,母亲的芍药,虽然夏天她总是忘记浇水,都是我父亲在院子里擦自行车时顺手浇上些。我家隔壁是五条家,夫妻二人养了一只白色大狗,这条街所有的孩子都爱和它玩,我还曾经因为踩着墙头喂它吃东西,摔下来擦破了胳膊。父亲看见后教我如何利落地翻墙,那天我们两个都被母亲打发到仓库面壁。
“你别看你爸不爱说话,年轻的时候剑道拿过全市冠军,打架可厉害了。”小的时候我不太亲近父亲,对他更多的是怕。后来我回忆起来,除了因为父亲内敛的性格,三池太太和我说的这句话也要承担一定责任。三池家的大典太先生身材高大,面相凶狠,还总是没什么表情,再加上她亲自认证的武术特长,足够让一个上小学的孩子敬惧交加了,这是真的,那时候所有和我关系好的小朋友(除了五条家胆大包天的小鬼)没有一个人敢来我家写作业。
可是这些其实都是假象,我的净身高一米九的父亲对他娇小的妻子爱护有加,几乎是无条件顺从,帮出差的邻居鹤丸先生养狗,还会带着剩饭菜去街口喂流浪猫。至于和孩子的相处,他很少说什么教育我的话,但是下班总会给我和母亲带点心回来,还会在三池太太想打断我的狗腿时抱住她,或者抱起我逃跑。长大后母亲才告诉我,不光是我不敢亲近他,第一次做父亲的大典太先生也是战战兢兢,我刚出生那一段时间尤为严重,原因是他第一次从护士手里接过我来抱的时候就差点因为过于激动把孩子摔到地上。

我母亲虽然偶尔因为丈夫的脾气而恼火,但是在我五岁以后的记忆里,真正称得上之前提到过的严重情况只出现过一次。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深秋十月的傍晚,那时我二年级,和隔壁五条家的女儿一起遛狗回来,新换的白毛衣弄得脏兮兮的,还挂着枯黄的树叶。我走到家门口正准备敲门,母亲忽然猛地拉开门快步走了出去,我怕她看见身上的脏衣服生气,慌得手足无措。可是她看也没看我,父亲追到院子中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她走得又快又急,父亲喃喃几句也没说出话来,看见呆站在门口的我,只好先招手叫我进屋吃饭。我没敢问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母亲什么时候回来,吃完饭做好作业就回房间睡觉去了。那天晚上三池太太似乎没有回家,因为夜里起来上卫生间时,父亲还在卫生间昏黄的小灯泡下洗那件白毛衣。
第二天早上大典太先生和平时一样叫我起床,原本在脑后扎起来的蓝黑色头发不服帖地翘着,他用那辆和我一样高的自行车送我上学。十月的天已经亮得很晚了,我直到现在也不明白那时候的小学上课时间为什么那么早,每到秋冬上学路上抬头还能看见满天星星。白天熟悉的小街在黑暗里又是一副模样,除了我们一个行人也没有,路边随风摇摆的树枝在地上投射出阴森的鬼影,平时每天母亲都会站在门口,提着手电筒给我们照明,而父亲在街口会停下车摆摆手,示意她回屋子里去。
“爸,我害怕。”我拉拉他的衣角,他沉默了一会,把我放到身前的横梁上,“一会儿去早点铺给你买点吃的带着。”
“我妈呢?”
“……”
在我几乎以为他不会回答我时,他开口说:“估计是去粟田口家借住了,晚上我就接她回来。”
“……要怎么办?”“什么?”“……说点什么她会好?”我再三确认大典太先生是在询问我的建议,不过想想又有点合理,毕竟还是我惹三池太太大动肝火的次数更多一些。
“我都是抱着她的大腿边哭边喊‘妈我错了’……好像不太合适。”
“……算了。”
那天我放学回家时,三池太太已经在厨房忙着做晚饭了,大典太先生则在一边给她帮忙,不过很快就因为个子太高脑袋总是撞到橱柜上被赶了出来,两个人谁也没有再提吵架的事。

午休时我收到大典太先生发来的消息,依旧是他惜字如金的风格:“好了…”
过了怕他的那个年纪后我和大典太先生的关系比前亲密了很多,但是我们的交流还是很有限,他和我说话最多的一次是我大学毕业那天。那天晚饭时他有点喝醉了,说了不少话,还趁三池太太去切水果的时候和我说:“多学学你妈……别像我…”
“别像我…她嫁给我这样的人,不容易……”
三池太太端着盘子在他背后站了好一会儿,抽了下鼻子:“别喝了。你也别听你爸瞎说——”
大典太先生听了这话一下把头抬起来看她,她接着说:“你爸可比你强多了。”
我给三池太太打视频电话:“听说你们和好了?这次又因为什么?”
三池太太身后时不时晃过一个高大的身影,她在屏幕里斜我一眼:
“屁大点事儿,要你管。”

——————————————
小声逼逼:吵架源于真实事件改编😂,其实具体原因就是因为典子性格比较丧,很难开口表达自己的情感,又觉得自己没用,有时候会回避婶的感情,其实两个人结婚孩子都有了,但是忽然某天一件小事结果情绪彻底爆发了,大概这样。至于具体原因啊,过程啊,如何和好的啊,当然是因为太懒不愿意写(不)是因为父母吵架怎么会让孩子知道那么多呢,对吧👌。
一个强大而不自知觉得自己不够好,一个性格如烈火却担心对方不爱她,这种cp感我真的嗑爆好吧。
昨天听了《从前慢》,木心先生的诗真美,刘胡轶的编曲也好,像有人翻着相册讲故事,小时候的记忆一下就被唤醒了:嘎吱嘎吱响的带横梁的28自行车,路过早点铺打两毛钱冒着热气的豆浆,冬天上学买一个烤地瓜抱着,到了校门口还烫手,等等。所以忽然超级想写一点过去90年代那种生活,算是一点私心吧,道个歉。

评论 ( 9 )
热度 ( 78 )

© 覃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