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鹤婶】当他病时

* 给@珑衣 的段子!点梗是“一方生病”。
* CP鹤婶,现代paro,超级短打,实在想不出题目瞎起了一个,希望不嫌弃。
* 不喜欢请友好屏蔽,多谢您。

——————————————


“医生您好?”
那对情侣推开玻璃门的时候,我正在读一本诗集。一个神色焦急的年轻女子扶着她的男友走进来,那男子与她一样纤瘦清秀。他肤色白皙,连头发和眉毛都是干净的白色,只是此时他的额头上挂着细汗,两颊呈高热引起的潮红。
看来这就是病人了,我忙请这二位坐下。“哪里不舒服?具体情况?”
“我们是昨天下午抵达这里的旅客,晚饭后他一定要拉着我去河边看日落。”那位可爱的女士替她的伴侣回答着,说到这里脸还有几分微红,“结果昨天下雨了,您知道的,他淋了雨,今天早上就发起烧来。”
“我都说……咳,发热不是什么大问题啦。”与一脸担忧的女士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病人本人,他看起来完全不在意自己的身体状况,语气非常轻松,只是沙哑的声音没有什么说服力。
于是她的小手立刻搭上了病人的肩膀,并把将他牢牢按在凳子上:“鹤丸国永!你早上就是这么说的,结果一天都没有退热!现在又开始打喷嚏和咳嗽了——医生”教育过不听话的男友后她转向我,“麻烦您给他检查一下。”
在态度坚决的女士的配合下接下来的检查进行得很顺利:“体温有些高,但是问题不严重,普通的感冒而已,这种情况一般卧床休息几天就能好了,如果高热不退的话,可以拍个胸片看看。”
“可是我们在这里的行程很短……”病人露出那种看起来很为难的表情,金色的眼睛里却透出一丝狡黠的,期待我配合的神色“既然问题不大,那我们回家再治疗是不是也可以?”
而决定权明显掌握在另一个人手里,她思考了一下说:“那静点是不是效果更好一点?”
这下轮到我左右为难了,这对情侣用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相似眼神注视着我,最后我和鹤丸先生一样败下阵来:“您先去里面病床上躺下稍等,想坐着打针也有沙发。”

我拿着配好的药品和输液器械回来的时候,他们正并排挨在沙发上聊天,鹤丸先生看起来有几分不情愿,他的女友正拉着手安慰他。注意到我回来了,她连忙起身给我让出位置,顺便把她手里牵着的鹤丸先生的右手递给我。
“这里还真是小啊。”鹤丸先生四下环顾着,这间诊室里摆着三张床,两组沙发,用于悬挂液体袋的挂钩安装在天花板上,隔着一扇屏风就是我的座位,墙边摆放着备品柜,治疗车,从里面的另一扇门可以看到能容下两个人自由转身的药局和通往上下两个方向的楼梯,过于简洁的布置让这里呈现出一股冰冷的孤寂感。
“是啊,毕竟只是个小诊所嘛……好了。”“噢!”随着针头没入血管,他发出一个短促的感叹声。

随后我回到我的位置上继续读那本书,等待下一个推门进来的患者或推销员,西斜的太阳把屋子里都照成橘红色的,我打开灯,灯管发出的白色冷光将红色冲淡一些。
她忽然从屏风后探出头来,“医生,请问这附近哪里有超市吗?”
“出门右边三十米。”
她道了谢,解释说要去买点吃的东西,并拜托我多照顾她被输液管困在沙发上的男友,如果有什么能借他打发时间的东西就更好了。我看看办公桌上的病历,内科教材和诗集,立刻选择把诗集递给鹤丸先生。
她很快就带着吃食回来,无聊到如果不是针头会滑脱甚至想原地倒立的鹤丸先生像盼到了救星,我听到背后传来轻快的带着笑意的声音:“你回来了!”
一阵窸窸窣窣的包装袋响,随后鹤丸先生惊恐的“我不饿!”戛然而止,听上去似乎正被强制喂食,我的嘴角也翘了起来,这位女士实在可爱极了。
“明明在度蜜月,却要你陪我在这里打针……很无聊吧。”安静了一会,我忽然听到鹤丸先生的低声询问,语气里混杂着几分歉意。
“不会啊。”
“真的没有吗?”
“真的,鹤丸为什么这么想。”
“因为说好了要带你好好出来玩啊。”
“所以你得赶快好起来我们才能玩得开心呀。不然人生地不熟的,如果拖来拖去严重起来,你躺下了我怎么办?”女友,不,新婚妻子的话有理有据,似乎鹤丸先生被她说服了,语气轻快起来:“那这次换你照顾我啦,看你表现,我再决定什么时候好。”
“说起来,鹤丸,我刚认识你的时候,觉得你是个很活泼随和的人,并且是那种生活能力为负的类型。”
“然后呢?”
“后来才发现你心那么细,花了我好大力气才追到,而且意外地很会照顾别人嘛……”
两个人回忆起从相识到恋爱的过程,絮絮地聊了许久,期间我进去换了一袋药,给病人量了一次体温,又拿来退热贴,由他的妻子给他仔细地贴在额头上。
“……能读诗给我听吗?”
“你自己看。”
“不要让病人费神,快读啦,麻烦你。”
“哗哗”的书页翻动声,“我随便挑一首哦,就这个吧,唔。”她清清嗓子,轻声读起来,我听出那是我昨天看过的那首。
“莫依偎我,我习于冷,志于成冰……请扶持我,我已衰老,已如病兽,请扶持我,”
“还挺应景的嘛!”他忽然出声打断她,“我们都会变得又老又弱的,到那时候……”
“这也很正常啊,生老病死,人总要经历这些的。”
“如果我病得走不动呢?”
“这是什么问题,”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哭笑不得,“当然是照顾你啊,难道还能扔下你不管不成。”
“就像今天这样?”
“就像今天这样,唔……我又觉得应该会比现在更累,要顾的事情更多吧。不过鹤丸不用担心,如果我也没力气做的话,就请保姆和护工来照顾你的起居。但是我会监督他们,不让他们欺负你,并且每天给你读报纸,用轮椅推你出去晒太阳。不过这也不一定,也许是我先倒下呢?”
鹤丸先生大笑:“那就一言为定,拜托你。”
“我也是啊。”
她也跟着轻声笑起来。
——Fin.

评论 ( 11 )
热度 ( 43 )

© 覃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