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刀剑pet】一期一振的场合

  • 群里开了个刀剑pet的企划,大概就是刀男们作为学生在宿舍里养宠物的故事,我的part是一期一振和他的宠物cici。企划具体 @阎罗倒退三千里 

  • 又名《为您揭露温柔学长一期一振宿舍里不为人知的一面》。

  • 我的话就是跟着大家瞎闹,完成度不高,休闲无脑文,大家随便看个乐呵。

  • 不喜欢请友好屏蔽,多谢您。

  • 鸣谢友情出场 @珑衣  @阿藻藻藻 。


————————————————————

一期一振骑着自行车疾速穿过树影斑驳的小路,径直骑行到学生公寓楼下。他锁好车子,拿起车筐里手掌大小的透明塑料盒向宿舍楼走去,忽然听到问好的声音:“一期前辈,下午好!”

他转头看去,是两个文学部的学妹。一期一振微笑回礼,其中一个女生却被他手里的盒子吸引了注意:“诶,前辈是准备养宠物吗?可以借我看一下吗?”

一期一振点点头,将盒子递给她,女生把它举高一些,里面是一只三四厘米大的白色小鼠,似乎有些怕生,粉色的小爪子不停抓挠着盖子。他提醒伸出手去逗弄它的学妹:“小心,不要被它咬到。”

“啊好可爱!前辈是在宠物店买到的吗!”

旁边的女生连忙拉她的手,“小声一点啦,被宿管发现了怎么办,我听男朋友说他们的宿管神出鬼没,耳朵灵得很!”

女孩子忙和他道歉,一期一振顺手接过东西,客套几句后告辞离开。上楼,开门,室友鹤丸国永不在,房间里很是安静。研究生的宿舍都是双人间,两张上床下桌的黑色铁架床对着,铺着雪白床单的那边是鹤丸的床铺,桌子下摆着一台自动喂食喂水机。一期一振床边靠墙角的空地板上摆着一个一米长半米高,正面透明的箱子,里面摆放着一块装饰岩石,一株绿植,一个阔口盘,里面盛着清水,箱子底部盖着一层白杨木屑。他掀开箱盖,小心地拿出小鼠放进箱子里。小老鼠被忽然放入大了几十倍的空间,似乎更加害怕,缩在石头边不敢动弹。

一期一振换好家居服,从洗手间里出来,一眼就看到还在原地发抖的小鼠。他轻轻唤道:“Cici?”

箱子另一角的木屑下忽然猛扑出一道细长的白影,小鼠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在袭击者口中挣扎着发出凄惨的叫声。

咬住它的是一条不到一米长的蛇,小鼠不一会就停止了呼吸,被玉米锦蛇缓慢地吞入腹中。一期一振见它用餐结束,将手伸了进去,白蛇缠着他的手臂爬出来盘在箱顶,立起身子向他吐了吐鲜红的蛇信,一期一振见状笑起来。

“好孩子。”

 

Cici是一期一振去年从宠物店买回来的玉米蛇,那时室友鹤丸捡回一只流浪狗,很是用心地养在宿舍,还拉着他一起去宠物店给那只几个月大的萨摩买玩具。其实说是帮忙挑选,一期一振的作用只在于在鹤丸“哇!这个好看!那个也好看!”的时候阻止他一时冲动全部买下陷入财政危机,因此他并没有在玩具货架前停留太久,而是在店里四下打量,偶尔逗弄一下笼子里其他或趴或坐,眼巴巴看着来往客人的小动物们。就在他漫不经心地扫视着这些小家伙们时,旁边的一个透明整理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一条小蛇盘在箱底的两层无纺布上,通体呈粉红色,显得鳞片也是柔软的。它似乎察觉到一期一振的目光,立起了身子和他对视,吻部都贴在了箱壁上。一期一振拦住路过的店长,问道:“这是?”

“您说这一条吗?”店长指了指瞪着一双鲜红眼睛盯着二人的小蛇,一期点点头,店长便为他介绍起来。

“这是玉米蛇,现在喜欢养爬虫的人越来越多,玉米蛇好养活,又温顺,品种又多又好看……这条是暴风雪,因为这个品种颜色是雪白的所以这么叫。它是上个月出生的,还小,蜕两次皮就变成白色的了——您看我存的它爸爸妈妈的照片,半年前在我们店里配的种。啊,肚子有点泛黄是正常的……这个品种很难得,又漂亮,所以价格也比较贵……”

这边两个人说着,鹤丸已经买好了球和娃娃,一边付款一边叫他:“一期,我这边好了!”

一期应了一声,对店长点点头向门口走去。鹤丸一把揽住他的肩膀,表示为了感谢他的慷慨相陪晚饭请客。出门前他回头瞥了一眼,那小东西还直着脖子立在那里。

一周后遛狗回来的鹤丸国永发现自己的室友面冲着墙角跪坐在地上侍弄着什么,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凑过去,第一眼便看到一对红眼睛。

“吓了我一跳!一期你怎么弄了条大肉虫子回来?怪吓人的。”

“这是蛇,鹤丸先生。”一期一振定定地看了他一眼,继续铺着箱子里的垫材,小蛇蜷缩在角落里,一期偶尔摸摸它的头,它也没什么反应地盘在原地。

鹤丸做出一个惊讶的表情,“没想到你居然有这种爱好,真让我意外。你给它起名字了吗?哎,它怎么不动啊?”

“暂时还没有,我……”一期一振拍拍手上的木屑,话还没说完,忽然听到“汪”的一声,一个毛团就冲过来,紧接着便把毛茸茸的白脑袋伸进箱子里,前爪还搭在箱子边上,眼看着一用力就要把塑料箱踩翻。

“啊啊啊珑衣!不行啊快回来!”看到这一幕的鹤丸惊出一身冷汗,连忙上前制止,一期一振比他反应更快,一把便揪住它柔软的后颈处拎了起来。四脚腾空的小狗尖声嚎叫起来,一期把它塞进它的主人怀里,“看好它啊,鹤丸。”

“我知道,你那个没事吧?”鹤丸揉着委屈呜咽的小家伙,“那是一期的宠物,你比它长得大,这样过于惊吓了,明白吗?”

一期一振观察了一会,见它吐了吐信子放下心来,“没什么事,以后还要麻烦鹤丸多多关照它一下。”

后来在鹤丸的强烈建议下,又参考了蛇类吐舌头的嘶嘶声,一期给这个宿舍里的新成员起名叫“cici”,时间过得飞快,cici蜕了几次皮,箱子越换越大,虽然和同住一个屋檐下的萨摩耶起过那么一两次冲突,好在两个小家伙都顺利地长大,让一期一振和鹤丸国永放心许多。

 

一期一振洗过澡,正坐在椅子上读书。他听到如同烧热水一般柔和的嘶嘶声游移着靠近,随后便感觉到小腿上冰凉的触感,是cici。它攀上青年的腿,见他没有躲开的意思便缠绕着向上,一期感觉到它的鳞片在自己的皮肤和衣服上起伏收缩,刮得他痒痒的,他不由得轻轻抖了一下。cici爬过他的大腿,前胸,直到挂在主人的脖子上,一期一振的目光还黏在书页上,只腾出一只手抚摸着cici悬在胸前的头,“你又来了,小美杜莎?”

“恕我直言,你这样有点,emmm……”鹤丸躺在床上俯视着室友和宠物的互动,忍不住插了一句。

一期一振抬头看他,嘴角带着他一贯的柔和微笑:“嗯?怎么了?”

“有点像变态。”

“哈哈哈,也没有鹤丸你说的那么严重。”水色短发的青年笑得好看的眉眼都舒展开,因为这张英俊的脸和温柔的性格,从大一入学到现在读研究生,一期一振在校园里一直很有人气。才不是嘞,鹤丸在心里嘀咕,如果女孩子们知道她们视作王子一样的学长私下里喜欢摆弄这么危险的宠物,还一脸满足的表情,怕是心都要碎掉。

“好像最近重了点?”挂在那里充当围巾的小东西并不安分,时不时便会扭动一下身子,一期一振觉得脖子有些酸,拿过电子秤,想解下拿自己脖子当作树枝的宠物称称重,cici却一副抵触公然暴露体重的样子,甩着尾巴左右闪躲一期的手。

“诶,不能钻到衣服里——”一期一振话音还没落,cici已经在衣服的掩护下迅速从主人身上爬下,将自己紧紧缠在床架上。一期握住宠物蛇的尾巴,沿着它缠绕的反方向用力,试图把它解下来。这场较量没有持续很久便以一期的全面胜利告终,cici不但被主人毫不留情地放上体重秤,还得到了“嗯,确实胖了些”的评价,干脆整条蛇盘坐在电子秤上,在一期看来颇有些自暴自弃的意思。

敲门声响起来,一期和鹤丸对视一眼,互相从对方眼中读出了“不想去开门”的意思,下一秒异口同声地说出:“进来。”药研推开门进来,周末他回了趟家,现在是来把一期拜托他带的书送来。

药研在鹤丸的椅子上坐下,拉开背包的拉链给一期拿他的东西,一只长尾山雀从他的背包里飞出来,停在黑发青年的肩膀上,似乎是终于呼吸到新鲜空气,格外兴奋地叽喳起来。趴在鹤丸床上的萨摩耶被药研肩上蹦跶的小东西吸引了注意,它从床栏杆探出前爪去拍肥啾,肥啾却被这种从未见过的打招呼的方式吓得不轻,扑棱着翅膀飞落在药研对面的一期一振的头顶。

Cici刚才恰好被一期挡住,药研和一期说着话也忽略了这房间里还有一个对于肥啾来说更加危险的动物这件事。心情极差的Cici显然比无意识侵入自己领地的肥啾先发现对方,无声无息地爬上一期一振的桌子,它的头随着挥动翅膀挑衅萨摩的肥啾摆动,寻找着最合适的进攻距离和角度。

出于动物的本能,山雀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它转过头,正好对上一双猩红的竖瞳。就在它惊叫着飞离的同时,盘踞在一期一振背后的cici大张着嘴闪电般窜起来,尖利的牙齿堪堪停在主人的肩上,差一点刺破衬衫。药研忙站起来,双手一笼将被吓坏的肥啾握住,进攻一方却并不打算罢休的样子,头一摆又向前扑去。没想到cici放技能都不要冷却时间的药研连退两步,刚意识到自家宠物几乎闯下大祸的一期当即拿起一边挂着的皮带圈住白蛇的脖子,猛地将它甩进箱子里锁住。

电光火石间结束的危机让屋子里的三个人还有点发懵,山雀把自己团成更小的一只缩进药研的卫衣帽子里,趴在上铺的萨摩珑衣也在看到cici的血盆大口时坐了起来,然而后者下一秒就伴随着一声闷响被丢了出去。邻居撞到箱子上那一下听起来疼得很,白色毛团头顶的耳朵都跟着颤了一下,刚发出“呜”的一声,就被鹤丸捏住了嘴。

“不可以攻击其他人,我说过的,嗯?”一期喘了口气,屈起食指敲着箱壁。Cici似乎被撞得头晕,过一会儿才转过头看他,嘴里发出不满的嘶嘶声。

一期一振把手伸进去,cici迟疑了一下,凑过去盘在他线条流畅的手臂上,还示威似的张开嘴作势要咬,它的牙齿搭在青年臂弯处的皮肤上,下方的动脉有节奏的搏动着,只要再用一点力就会有鲜红色的血珠翻滚着涌出来。一期一振也不甚在意,推了推它白色的小脑袋,“就算真的叫小美杜莎,你也不能随便伤人啊?不然不仅要被帕尔修斯把头砍掉,还会被镶在盾牌上示众。”Cici好像不太愿意听他的说教,扭开头爬走,很快消失在厚厚的木屑里。

药研挑起一边眉毛看向鹤丸,鹤丸用口型告诉他“你一期哥平时就是这样”。一期一振转过身,笑着对他们说:“既然是我家的孩子闯了祸,今天的晚饭就由我来请客吧?”

 

对于这个提议二人自然没有意见,十分钟后,三个人已经走在通向校门的石板甬路上了。周末的晚上校园里向来热闹,偶尔有认识的人打招呼,一期一振都微笑着点头回礼。

“今天的一期学长也温柔又帅气呀!”一个女孩子在他们的身后和自己的女伴这样说道。


评论 ( 4 )
热度 ( 32 )

© 覃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