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HP子世代】我没想好叫啥 03

  • 所有原著人物设定属于J.K.罗琳。

  • 第一章  第二章  

  • 本章里初步交代了一些设定,但是日常剧情走得慢一些,需要后面继续填。

  • 不喜欢请友好屏蔽,谢谢。


————————————————————

03.

阿不思早上起得有点晚,他昨天晚上思考了很久才写出一封给父母的措辞谨慎的信,打算告诉他们自己被分进斯莱特林这件事。他不想在开学第一节课上就因为迟到而扣分,连忙收拾好书包赶去礼堂。礼堂里还有不少学生在吃早饭,阿不思一眼就看到试图把一盘玉米饼叠在一起的谭,松了一口气。

“早上好。”阿不思走过去坐下。

谭刚吃了一大口那个又像汉堡又像蛋糕的不伦不类的自制点心,圆脸显得更鼓了,她点点头,咽下嘴里的食物“早上好,阿不思。玉米饼配蜂蜜香草酱真的,啧,难吃。”

“玛卡布雷特没和你一起?”

“他出现在礼堂吃早饭才比较奇怪并且让人担忧,我会怀疑公共休息室玻璃爆炸被水淹没,人鱼霸占了斯莱特林寝室。”她一边说着一边拿起蘑菇酱,试图掩盖甜腻的香草味。“大预言家恩尼斯特的一天从中午开始。”

斯科皮已经吃完了,正拿着课程表细看,前后翻动那卷羊皮纸。“打扰一下,也许您愿意告诉我变形课的教室在哪里?”

“二楼大理石楼梯上去左转。而且和我可以不用这么客套,马尔福。虽然看上去连我的朋友们都用姓来称呼我,但是显然不是因为我们不够亲近,而是我的中文名太难发音了,他们那些被英国菜毒害的僵硬的小舌头念不出来。”

斯科皮有点不太适应这种直接的交际方式,白皙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红色,他们可才刚认识一天而已。但他还是点点头,尝试接受这位不太一样的斯莱特林的……好意(又或许对方只是嫌麻烦,不过他还是努力往好的方向去想了。)

阿不思忽然想起了什么:“詹姆说他有一个朋友的教名念起来像蛇佬腔,应该……”

“应该就是我。非常棒,他完了。”谭站起身,又拿了一把果冻,把长袍口袋塞得满满的。“再见,小先生们,我要去上课了。希望你们也不要迟到,斯莱特林不该为这种蠢行为丢分。”

斯科皮和阿不思看着她走了两步又转身回来,“对了,我要提醒你们,如果有人在隆巴顿教授的草药课上受伤,请立刻去医疗翼,在他掏出一瓶魔药给你之前马上走!记住了吗?”

“好的……可是,额,我是说,为什么?”

谭露出了意味深长的苦笑,“哦……行行好阿不思,别问我为什么。开学第一节就是草药课已经够糟糕的了。”

 

阿不思和斯科皮在霍格沃茨的第一节课上得到了一根火柴,他们需要将它变成针。变形学的老师名叫埃文斯·费尔德,是一位头发和西装打理得一丝不苟的男巫,看起来三十岁上下,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枚典雅的银色婚戒。出人意料的是,他的课堂比自己的外表活泼得多,费尔德教授能用生动通俗的方式讲解书本上那些艰深复杂的咒语和注意要点,期间还穿插着干脆利落的演示,包括把几个回答问题格外积极的拉文克劳女生的羽毛笔变成百合花,不出半个小时,他已经成功俘获了所有女孩子倾慕的眼神。

然而费尔德教授的人格魅力也没能让这些新生们做得更好,截止到下课之前,连露西·韦斯莱的火柴都原封不动地躺在她的教材上,这让红头发的小姑娘格外沮丧,第二节魔法史的下课铃声一响便背上书包直奔图书馆,饭也顾不上吃了。

“可是她这一上午已经给拉文克劳加了十分了。”斯科皮看了一眼露西离去的方向,小巧的一年级女孩逆着涌向礼堂的人群,没走几步就被扎着各色领带的高个子挡住,场面颇有些悲壮。

阿不思跟在他旁边,习以为常地耸耸肩:“露西总是这样的,我妈妈说赫敏舅妈上学的时候成绩也好得很夸张。”

这时詹姆和弗雷德从背后快走几步赶上两条小蛇,一左一右地搭上阿不思的肩膀,“作为第一个进入蛇洞探险的波特,你有什么感想,小阿不思?”

“能有什么感想?还不错,像你看到这样。”阿不思甚至懒得看他们两个,径自向前走着。有几个斯莱特林还以为自己学院的新生被蠢狮子欺负,围过来发现是他们几个又直接散开了。凯菲嫌他们走得太快,和室友跟着人群的速度缓慢前进,嘴里讨论着弗利维教授布置的论文。

斯科皮早已经脚底抹油溜了,一路上忍受着哥哥和堂兄骚扰的阿不思看到斯莱特林长桌的时候简直像看到了救星,学院归属感前所未有地高涨起来。斯科皮已经在桌边坐好了,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窘迫的样子,谭一脸期待地攥起拳头敲着桌子,恩尼斯特也来了,似乎是刚睡醒不久,正睡眼惺忪地翻看着谭的笔记。

“今天草药学讲什么了?”恩尼斯特没找到自己想看的内容,谭的草药课本上一片空白,俨然是本新书。

“你问我呢?”

“不然呢?你看到我去上课了吗?”

“独活草?喷嚏草?哎呀不知道!你可以先看魔药那一本。”

“那个叫嚏根草。”恩尼斯特纠正了这个低级错误,“至于魔药,我为什么不选择直接抄你的论文呢?顺便下午的课我也不去。”

阿不思在旁边听完了全程,并看到谭在饭菜上桌前的最后几秒冲对面的棕发巫师竖起了中指,这个手势还真是全世界通用,他心里这样想着,并偷偷问她:“在霍格沃茨可以随便翘课的吗?”

“当然不能。除非你想被开除,或者被自己的院长抓住丢进黑湖里——啊,凯菲她们应该是吊在塔楼上。”

“可是……”

“他?”谭指了指恩尼斯特,他向阿不思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无辜笑容,阿不思被这两个三年级生弄得云里雾里,却听到谭哼了一声继续说道:“他有病!”

 

“嘿!你们要……唔,唔!”

恩尼斯特收回魔杖,把阿不思拖到两个廊柱之间的阴影里,他刚刚对在公共休息室门口巧遇的学弟丢了一个利落的消音咒。谭神色有些紧张地四下张望,给周围施了一个混淆咒,也挤了进来。

“抱歉阿不思,我发誓恩尼不是故意的,但是你得保证不能大声喧哗,不然费尔奇会把我们三个扒光了丢进禁林里喂蚊子。”

阿不思感到无话可说,而且他现在也确实不能说话,所以自己为什么要叫住这两个人呢?他只是整理完今天的笔记后觉得时间还来得及,去了一趟猫头鹰棚而已,即使他们看起来鬼鬼祟祟,形迹可疑,可是他早该意识到,能和詹姆弗雷德混到一起的斯莱特林极大概率也是混世魔王。

但是不能发出声音的滋味实在不太好受,他点点头,立刻重新听到了自己的声音:“所以你们两个要去哪?”

“夜游。”

梅林的内裤!阿不思对于有这种开学第一天就迫不及待理直气壮违反校规的斯莱特林的存在感到有点震惊,他甚至开始怀疑有人对他的记忆动了手脚,分院帽确实把自己分到了格兰芬多。

“我没想到斯莱特林也会有人夜游……何况刚才还没到时间呢!你们这么紧张做什么?”

谭把下巴一扬,神色颇为骄傲地说:“斯莱特林拥护正确而巧妙地违反校规,你才刚来,还不懂。”

“而且没关系亲爱的,现在宵禁了。”恩尼斯特露出了一个比中午在饭桌上更温柔的微笑,似乎把阿不思拖下水也成了夜游一员的人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这两个人是恶魔吗……阿不思在心里大翻白眼的时候听到空荡荡的走廊里传来故意放轻的脚步声,然后是一个他无比熟悉的声音:“你们在哪?”

谭挥挥魔杖,用了一个咒立停。阿不思看到詹姆的头出现在半空,两个人看到对方都有点惊讶,“你怎么在这?”

没给这两兄弟解释的时间,谭和恩尼斯特一人抓住阿不思的一边胳膊,一起钻进了詹姆的隐身斗篷里。他们在走廊里快速移动着,斗篷勉强将四个人都盖住,阿不思不知道这三个人要去哪里,事到如今只好小跑着跟上他们的步子。

“我说大波特,你能换个香水吗?”恩尼斯特搓着鼻子抱怨,“这个味道好像劣质洗发水,弄得我总是想打喷嚏。”

“噢闭嘴吧,不会比你做的饭更难闻的。榴莲和咖喱放在一起炒,亏你想的出来。”

“可是我没有把它们天天涂在衣服上!何况我觉得它并没有那么难闻。”

“都闭嘴,先生们。我要吐了。”

“詹姆!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哦傻孩子,你还看不出我是去接他们的吗?看来你在斯莱特林什么也没有学会。”

隐身斗篷似乎并没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四个人吵成一团,不要说费尔奇的洛丽丝夫人,就是一个年迈的耳背地精也能发现他们。好在一路上什么也没发生,一行人顺利地到达了一个位于五楼的空教室门口。

“火焰威士忌。”

门应声打开,迎上来一把掀开隐身衣的凯菲惊讶地发现了一同前来的阿不思:“喔,你们居然把阿不思也带来了!真不愧是波特,毕竟不是人人都有勇气在上学第一天就出来夜游的。”说话间还啪啪地拍着好友弟弟的肩膀。

“凯菲,帮我把这个交给你们学院六年级的麦肯姐妹好吗?”谭递给她一个纸盒,凯菲接过来,爽快地答应了。

“没问题,用我去帮你收钱吗?”

“不麻烦你啦,如果没付款,我会亲自去和这两位可爱的女士交流一下的。”恩尼斯特在桌边坐下,从口袋里拿出什么东西放在了桌子上,“还是老规矩?”

我这是撞见了什么地下违禁品交易吗?而且你一个三年级威胁学姐确定不会挨打吗?现在又是在做什么?为什么看起来很危险的样子?弗雷德怎么也在?阿不思脑袋里的疑问一个接一个,但是似乎没人为他解答,这几个高年级生都找到位置拉开椅子坐下,点头表示没问题。

“阿不思?”弗雷德向他招招手,有点疑惑他还站在原地,这时阿不思才注意到他们给他留了把空椅子。

“所以你们晚上不睡觉聚在一起到底是要做什么?”

“梅林啊,你什么都不清楚就跟着跑出来了吗?”弗雷德忍不住笑出了声,“当然是——玩噼啪爆炸牌啊!”

等等,你们只是为了凑个牌局?阿不思环视了一圈,除了不明所以趁大家不注意准备换牌的凯菲,其他四个人都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所以呢?还能为了什么?难道打牌这么重要的事不值得违反一次校规吗?

三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几个人从牌桌前站起来,凯菲有点困了,哈欠一个接一个,谭立刻给她的嘴里塞进一块薄荷糖。“周末我们一起去霍格莫德吧!我的存货快吃完了。”谭从后面搂着凯菲的腰,两个人同手同脚地往门口走,还差点互相踩到对方的袍子。

“吃……完了?”凯菲试图转过身去掰开她的嘴,被谭躲开了,“我觉得你更应该去看看牙医。”

詹姆斯掏出怀表看了一眼,“我们得回去了,明天见,小毒蛇们。”

距离上课还有六个小时,足够睡一觉了,他们意犹未尽地溜回各自的寝室,心里也许还盘算着下一次夜游的地点和活动。

哦当然,除了阿不思,他今天晚上输了七个巧克力蛙,还要在圣诞节假期承包詹姆所有的家务。这几个该死的高年级,阿不思在心里想象着给他们每个人的杯子里塞进一只鼻涕虫,一边暗暗决定,下次打牌一定要叫上路易斯•韦斯莱。

                    ——TBC.



评论 ( 8 )
热度 ( 4 )

© 覃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