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源藏】平衡(下)

小Dva和莉娜他们几个快被我搞成谐星了。

诚恳道歉。

话说有小伙伴建议最后那里加一点描写之类的。

但是我太废了……实在不会改,就这样丢上来了。

感谢小伙伴的建议,以后也会注意的,么么。



06.

“你不是宁死不屈吗,给你牛逼坏了。”麦克雷灵活地操控着键盘,屏幕上不时跳出击杀提示。“午时已到……最佳预定。”他身后不远的地方是无精打采的源氏,源氏捏着手机趴在桌子上,每隔几秒就解锁看看有没有未读消息。

莉娜跟着哈哈地笑起来:“我觉得小源已经很有进步了啊!没想到他能坚持这么久。”

“附议。”

“所以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继续等你哥来找你吗?”

“别负隅顽……啊我的最佳!堡垒你大爷!”打脸啪啪啪的麦克雷气得摔了键盘。莉娜笑得前仰后合直拍大腿——哈娜的大腿,被从凳子上一脚踹下去。

“都闭嘴吧白痴们。”有气无力。

卢西奥胸有成竹地补刀,“我赌五毛,伙计们,源氏投降。”

“你怎么……这么……对小源!”

源氏的脸仍然埋在胳膊里,冲着开黑四人组(平时是五人)的方向竖起中指,“别憋着了,笑吧,傻逼。”

莉娜倒是听话的很,“哈哈哈哈哈这种人尽皆知的事你怎么老拿出来说啊哈哈哈哈。”

源氏的头埋得更深了,如果不是电话及时响起,也许他要把自己闷死了也说不定。

“诈骗电话吧。”“有女孩子打来表白也说不定……”

不靠谱的猜测立马就被一声高分贝的“哥!!!!”给打断,几个人的脸色就像出门遇大一样难看,源氏倒是一扫之前的颓态,原地转体720°接一个空翻掏出手机,语气却像真的接到诈骗电话一样生硬。

“喂,什么事?”

麦克雷从鼻子里冒出一声冷哼,你就装吧,给你牛逼坏了。

“好,我马上到。”挂了电话的源氏恨不得立刻从髋骨上多长出两只脚来,摘下衣架上挂着的外套转身就跑。冲到门口却忽然站住,“我……等会我说些什么好?”

没谈过恋爱的几人此时化身情感专家,尤其是追求者全被黑着脸的莱耶斯吓跑的哈娜,“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啊!没问题,上吧!”

“我哥会打死我的。”如果不小心哪句话被察觉的话。

“……”

好吧,源氏脚步轻快地向哥哥的学校跑去。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当然后半句的主语应该是半藏——已经这么久没有回家,不会比现在更糟了,他想。

 

07.

半藏远远看见了跑过来的弟弟,毕竟在人群中那头绿发太显眼了,好小子,半藏的眉头抽了一下。

源氏还在思考见了面要怎么办,先认个错吗……不行,认错了还不回家后果更严重吧。冷淡一点?又吵起来怎么办。好在半藏态度出乎他的意料,哥哥微笑着向他走过来……然后身手敏捷地抓住了他的头发。

“你真是想死啊!岛田源氏!”

“疼!哥!哥!!!再揪变成哈娜她爸了!真疼!一点不瞎说!”

连声讨饶下半藏还是放了手,二人在学校里转来转去,终于找到人少一点的饮品店。在角落里坐下,源氏不自然地挠了挠头。

“脸上的伤好了?”半藏上下打量着弟弟,看起来在外面过得还不错——除了让人无法容忍的绿头发。

“啊……嗯!”

“大概我不太了解你的想法。如果你愿意讲的话,以后也许不会再有这样的情况。”半藏也是第一次这样坐下来试图和弟弟好好谈谈,几句话说得前言不搭后语。他可不是小美,别苛责他,这已经是不得了的一步了。

源氏有点发愣,他抬头看向哥哥,对方一脸坦然,挑眉示意他可以随时开始。

于是他开始尝试着有条理地叙述,时而慢下来观察半藏的脸色。半藏脸上始终没什么波澜,只是注视着弟弟的脸,一言不发地听着。源氏心一横,索性说个痛快。

“……就这么多?”

源氏从嗓子眼里挤出一个“嗯”,拿起杯子猛灌一口当作掩护。瞬间整理一下也觉得没那么难堪,于是又补了一句“说完了。”

“我明白了。”

“之前打你的确有些冲动,我很抱歉。”

源氏似乎是想说“不用……”,被半藏摆摆手堵了回去。“让我说完。”

“之所以那么生气,是因为你的那句‘家族只能束缚我们’……”半藏的语速不快,似乎每句话都经过反复推敲,源氏的表情也凝重起来,眼神落在桌面上,看起来却也像在思考的样子。

“家族对我们的管束确实不算宽松,可这不是全部。岛田家赋予我们很多——我不是在指荣耀之类的,我知道对你来说这没那么重要。”

“可源氏,你要明白,被冠以岛田的姓氏不是你我的诅咒。没有岛田家,你不会成为现在的岛田源氏,我也不会是我——”

“也许我对于责任的定义过于宽泛,将我的‘期望’误认作你的责任。”

“但自由永远只是相对而言的定义,它需要一个前提——例如你想做的那些事,的确是你的自由,但你要保证首先有确保生活的能力,这是你所谓自由的资本。”

“我不希望自己的弟弟成为一个没有担当的人。仅限于那些你必须做好的事,而我们之前争吵的话题显然不在这范围之内。”

“究竟包括什么,需要你自己思考。”

“至于——我明白你的心意了。可这也有我自己的选择在。”

“我的兴趣的确在此,也许在你眼里我很疲惫,但原因也许只是我的能力不够。”

“承担家族的任务并没有让我那么痛苦,源氏。”

源氏抬起头注视着半藏,他又想起出门前莉娜说的那句话——

“无论如何,你们总会原谅对方的,不是吗亲爱的?”

紧接着他看到半藏露出难得一见的,久违的微笑。

“那么,这位出色的士兵岛田源氏,如果不介意的话,你的消防车,我也能去坐一坐吗?”

                                                              

 ——End.

   P.S.源氏当天晚上就被哥哥一路按着头去理发店染回了黑色,科科。


评论 ( 4 )
热度 ( 30 )

© 覃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