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源藏】平衡(中)

本节冰爆有。


04.

源氏有一瞬间的愣怔,那一刻他想起很多事,想到小时候被自己摔破的古董花瓶,想到不小心掉进水盆的半藏的书法作业,他想起逃课被抓半藏把他游戏厅拎回学校,想到在学校后门的暗巷把纠缠半藏的小混混打到鼻青脸肿,想到瞒着所有人填报了这座城市的高中,他想到自己被父亲关禁闭,罚跪,想到同样板着脸却偷偷打开卫生间的门丢给自己一只面包的哥哥。可是他的哥哥,半藏第一次对他拳脚相加,起因却是让自己厌烦透顶、让哥哥分身乏术的岛田家。

源氏感到霍然而起的愤怒,仿佛被斯德哥尔摩症的人质反过来指责的警察,不被理解的烦躁和被背叛一般的恼怒涌上心头,显然源氏现在没有什么心思控制自己的表情,认为弟弟死性不改的半藏紧接着又是一拳。如同自己从未也无法对人言说的,多年来唯一坚持的理想被随手丢进垃圾桶一样,源氏只觉得浑身冰冷,随后他意识到自己举起了拳头。

两人你来我往的厮打着,身体反应快过头脑地攻击对方。源氏紧咬着牙关,怒意中逐渐夹带出委屈,郁积的词句无法宣泄,只好在心里怒吼,转化成手上愈加用力的反击。

我想保护你!我想变得更强!我想带你一起去看更美的风景!我想带你逃出这个让你疲惫不堪的牢笼!我不想让你成为家族的附庸!我不想再看到你隐忍的表情!我不想让你二十岁就过上五十岁一样机械的生活!我不想让你老去的时候才发现从未为自己而活!为什么你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你变成了家族的帮凶!

源氏记不清过了多久,似乎还听到了楼下邻居敲楼板抗议的声音,谁在乎。最后两人都筋疲力尽,身上也散落着不同程度的淤青。半藏扶起翻倒在地的椅子坐下,看也不看源氏一眼,只是语气淡漠地说“滚回去反省。”便继续看起文件来,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

源氏忍住了摔门而出的冲动,默默回到房间躺下。源氏没有开灯,在床上翻来覆去。冷静之后身上的疼痛越发明显,透过门缝看到半藏的房门紧闭,漏出几点台灯的暖光。脑子一热,源氏从床上一跃而起,抓起包装了几样东西,蹑手蹑脚地打开门。半藏并没有被惊动,源氏背起包轻声关上门几步跑下楼。月光很亮,夜晚的凉风吹得他一个激灵。抬头看了看亮着灯的自家窗口,源氏思考一下,向着卢西奥家的方向狂奔起来。

 

05.

周美灵端着餐盘左顾右盼,中午的食堂总是一座难求,尤其在最近新增了中国菜窗口之后。随后她看到了阴沉着脸的半藏,小美总是觉得自己这位朋友太过冷淡严肃,不过在食堂和图书馆这种地方还是蛮实用的。

小美在半藏对面坐下,疑惑问道:“这几天怎么没见源氏?”源氏的学校离得不远,经常以学校菜品太差为由跑来蹭饭。半藏的脸色又沉了沉,没有回答。

“吵架了吗?看看你嘴角的伤,啧啧。”詹米森不知从哪冒出来,屁股还没坐稳就感受到了小美的眼刀:“詹米森!我说过多少次不要吃垃圾食品!”

被实验室的其他同学戏称为狂鼠的应用物理天才心虚地撇了撇嘴,“可是你昨天带我去吃的中国菜太辣了!我感觉屁股里好像有一条喷火龙……”

小美白了他一眼,继续把注意力放在半藏的烦心事上,“哦……也许我可以帮帮你,如果你愿意讲的话。”

半藏抬起头看着一脸担忧的中国女孩,叹了口气——最近自己叹气格外的多。他不是不想做个好哥哥,如果可以,谁不希望自己的弟弟按照意愿去生活呢?可是责任与自由真的无法和平相处吗?半藏有些想不通。

“和我说说吧,半藏。我不会讲出去的。”说完美在桌下用力踩了男友一脚,詹米森的嘴被汉堡塞得满满的,忙不迭地跟着点头附和。

于是半藏的烦恼倾泻而出,他不记得那天自己走出食堂是几点,只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地——他不太会形容——放松过。美与他聊了很多,詹米森难得安静地听着,虽然偶尔插几句嘴(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聊天的内容半藏也忘记了大半,现在这位向来理智的优等生脑子有点混乱,他需要休息,美说,这句他记得。

“你做了件好事,女士!”詹米森看着半藏的背影慢慢走远,又嬉笑起来,刚才忍得实在有点难受。

“不算是吧……”

“可是只有想明白也没什么用,还是要解决问题!哦这可真麻烦。”

“给他点时间吧。”美摇摇头,“他已经够累了,不要再逼他。”

                                                                                      ——tbc.

评论
热度 ( 16 )

© 覃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