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源藏】平衡(上)

源藏,没车。日常,现代架空背景。

作者太懒,和上一篇R76一个背景下来的。(那个走这http://thecryingcity.lofter.com/post/2ae41a_bf8437b

其他CP有R76,友情客串,还有Dva。

年龄操作有,剧情需要。

注意避雷。






01.

源氏离开家已经一个星期了。

目前正读大二的半藏性格严谨稳重,弟弟源氏却自小顽劣,让父母头疼不已。源氏秉性不坏,只是过于顽皮,现在长大一些有所收敛,然而骨子里的叛逆依稀显露出来,让半藏颇为担心。

打小时起,每当犯了错误,只要源氏凑过来撒娇,半藏总是会或多或少的纵容他。一周前两人少见地发生了争执,源氏的离家出走也出乎他的意料。少了牛皮糖一样粘着自己的聒噪弟弟,半藏只觉得家里格外的的安静。源氏带了足够的钱,多半是厚着脸皮去朋友家借宿,说不担心是假的,但是半藏意识到必须让源氏清醒地认识并且深刻地反省自己的任性行为,也要给他一个警告,那就是自己在这种原则上的问题,绝无让步的可能。

半藏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叹了口气,心思有些乱,索性收起了手里的功课。他时而觉得当务之急是寻回源氏,一会儿又觉得源氏不会真的出什么危险,不能再给他得寸进尺的资本。脑子里的念头一个接一个,理不出确切对策的半藏摇摇头,打扫起源氏的房间来。

“哼,让这家伙死在外面好了。”发现弟弟一本作业也没有带走的半藏这样说着。

 

02.

一周前。

晚上九点钟,哈娜洗过澡准备开始直播的时候,忽然听到敲门声。

“哈娜,你的同学!”听出莫里森语气不善的哈娜三步并做两步跑到客厅,随后看到的是站在门口提着鼓囊囊背包的源氏,脸上似乎还挂了彩。

“天哪源氏!你这是……”

莱耶斯叼着烟也从主卧室里晃了出来,他看到杰克的表情并不怎么好看,就知道这家伙在生气怎么会有男孩子大晚上来找哈娜这件事。为了这个男孩子的生命安全着想,莱耶斯赶紧开了口。

“我说你这小鬼,半夜不睡觉拎着行李跑到别人家,是想怎样啊。”

“啊啊您别误会!”源氏也意识到自己这样似乎不太妥当,连忙澄清起来,“哈娜,我要去卢西奥家住几天,路过顺便把小美姐让我带的东西给你送来。”

源氏递过一盒点心,心里暗自庆幸自己为了贿赂卢西奥带了零食,用来保命的话,他一定可以理解自己的。

哈娜也松了一口气,但是心里疑惑不减。这个兄控不远千里地跑来哥哥的大学所在地读高中,居然会扔下哥哥和其他人同住,果然有什么问题。“你脸上的伤?”

“走路撞的。”

“左右这么对称?你还信基督?”

“好吧,和我哥互相切磋的时候……男人嘛,这很正常。”

一旁听着的莱耶斯发出一声嗤笑,“有离家出走的胆子,难道没本事回去跪着认错吗?这也叫男人?”

你放出这样的话来,下次吵架不跪下爸爸估计是不会让你进门了。哈娜腹诽着,忽然想起了很重要的问题,“话说你打算多久回家?带什么东西了?”

“还没有想好,反正不急。钱,内裤。”源氏连换洗衣服都没带,反正哥哥很快就会来找自己的。

哈娜看着源氏的大包挑了挑眉。

“还有洋葱小鱿。”

“……”

哈娜抱着硬要来的玩偶目送源氏出门,心里也觉得,这家伙还是死在外面比较好。

 

03.

源氏小时候,梦想是长大去做消防员。

已经上小学的半藏有一天放学回来刚迈进岛田家的大门,就看到弟弟向自己扑过来。“哥哥!消防员好厉害,我长大了也要做消防员!”

半藏心下了然,应该是幼儿园今天请了消防员来讲安全知识,自己原来也听过的。于是半藏笑着抱起弟弟,“那你可要快点长高。”

“好!”

随后二人一路长大,源氏的个子也的确像吃了激素一样蹿得比半藏还要高,可是消防员却再没提过。源氏不知道换了多少个职业目标,飞行员,赛车手,摄影师……数不胜数。

而半藏的回应也逐年的,从一开始的“那就少玩点游戏,你要瞎了。”变成“赛车太危险了。”直到只有简单的“别胡闹。”

岛田氏是赫赫有名的商业集团,两人注定要接手家族企业,取代父亲成为新一代的商业巨擘。家族对半藏寄予厚望,即使在外读书,仍旧定期参加视频会议,半藏也的确不负厚望。源氏则对公司的事务毫无兴趣,半藏考虑到弟弟还小愈发努力,也好让源氏再轻松些时日,然而也只是时间问题。他认真地对待父亲交给他的每一项工作,尽管有些对于他的年龄来说过于勉强,但是对比起日后要接手的庞大体系,也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源氏已经是高二生,然而毕业也不过是一眨眼的事,半藏偶尔问起源氏关于大学的打算,对方仍然是老样子,一天一个花样。这天吃过晚饭,源氏靠在沙发上看杂志,半晌忽然跑进半藏的房间,“哥!毕业了我们去环游世界怎么样?我们一起去!”

“不要开玩笑,源氏。”半藏皱起眉头,“你还有大学要读,我的事情也很多。”

“或者等到你大学毕业了也可以,我随时奉陪的。”

“毕业我会去公司工作。”转过身体,半藏的神情认真得很,“你也一样,源氏,你总要清楚自己该做什么。

“我没有接手公司的本事,也没有那个打算。”

半藏直视着弟弟的眼睛,源氏脸上写满了不情愿,“源氏,你很聪明,只是不想而已。”

“既然知道我不想,就不要勉强我啊!我一点都不喜欢,哥你又不是不知道!”

“如果你不想和我一样学金融的话,大学去读管理也好。”

“我说的不是大学的事!读不读什么要紧,我也有自己想做的事!”

源氏显然是生气了,不知什么时候起,兄弟二人每次谈到家族的事情总是不欢而散。半藏的情绪也激动起来,他站起身来大声反驳道“那你想做什么?环游世界?还是你以前说过的那些职业?你哪有一件事坚持得下来!还是你要把所有的时间都浪费在左右摇摆的兴趣上!你马上就是成年人了,能不能有一点成年人的担当!”

“那我也不会像哥哥一样,只会听从父亲的安排,安心做个家族的傀儡!哥你已经是成年人了,拜托也学会自己思考!”

“这是你我的责任!你只是在逃避!搞不清楚自己该做什么,有什么资格提要求!”

“他们从来没有给我选择的机会!逃避的是哥才对,你没法听从自己的心!岛田家除了束缚什么也给不了我们!”

源氏说完这句话的瞬间就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痛感,随后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倒在了地板上。他抬头看去,日光灯明晃晃直射着他的眼睛,只看到逆光站着握紧拳头毫不掩饰愤怒的半藏的轮廓。

                                                                                         ——Tbc.

评论
热度 ( 34 )

© 覃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