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高考系列】【团明】忧与爱

【2012.江苏】
阅读下面的材料,按照要求作文。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孟郊)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艾青)
在这些神圣的心灵中,有一股清明的力量和强烈的爱,像激流一般飞涌出来。甚至无须倾听他们的声音,就在他们的眼里,他们的事迹里,就可看到生命从没像处于忧患时的那么伟大,那么丰满,那么幸福。(罗曼?罗兰)
请以“忧与爱”为题,写一篇不少于800字文章。
要求:①立意自定;②角度自选;③除诗歌外,文体自选。





——————
【忧与爱】

地面上随着沉重脚步震颤的石块,纷乱嘶叫的战马,破空而出的钢索,面目狰狞的巨大生物,支离破碎的人体躯干充斥在视野中每一个角落。尖叫声,喊杀声不绝于耳。荒废的小镇一角早已是赭衣塞道,流血漂橹。紧绷的神经支撑着疲惫的身体继续向前,钢刃过处是喷溅而出的血珠。身边不停有士兵倒下,模糊的脸孔上表情却如出一辙——愤怒,惊恐,仇恨,不甘交织在一起,让人觉得压抑异常。

他又一次从梦中惊醒。

从枕下摸出手机,屏幕在黑暗中忽然亮起刺得他有些眼花。用力眨了几下,现在是凌晨四点。
无心再睡,他起身去浴室洗漱。抬眼看向镜子里,似有一双湖水般幽深的蓝眸与自己重合。

已记不清是何时重拾起巨人时代的记忆,这样的梦境频繁的在夜晚造访。两千年前那种深入骨髓的绝望纷至沓来。最后那场惨烈的战斗以人类的胜利告终,却也付出了太惨痛的代价。他无数次“重温”着一起出生入死的部下带着满腹遗憾死去的场景,而自己甚至看不清他们的面容。

唯一刻在他灵魂深处的,是那双蓝色瞳孔。

梦中的自己在空中飞掠,左手不断起落斩杀着蜂拥向前的巨人。空荡的右袖管飘荡在身后。而他,只是一个旁观者。他看着自己瞪着血红的双眼下达“前进”的命令。是的,没有选择。或前进,或死亡。

不同往日的是,逐渐完整的梦境中,多出了一个很是吸引他注意的少年。

那个少年,沉默地紧跟在自己身后,时刻观察着局势指挥部队改变进攻的路线。与其他人不同,虽然还是想不起他的容貌,却清楚地知道那双蓝眸是少年独有的标识。

如同爱玲先生笔下的潘汝良,他在回忆起前世之前便有勾画那双眼的习惯。蓝色的湖水总会不经意从笔尖倾泻而出。那是怎样的眼眸啊:少年的灵气聪颖与波澜不惊的平静堪称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而隐藏在其后的底色,却是莫名的温和。

水沿着洗手台边缘哗哗地溢出淋在脚上,他赶快停止神游关掉水龙头。可是心里仍旧遏止不住地在想:那个少年,他后来怎么样了?

有没有立下赫赫战功,以人类的勇士之名流芳史册?还是……为自由献上了年轻的心脏,葬身敌腹?

他不禁为自己的想法有些好笑。两千年前的事情知道了结果又能如何?时间的冲刷让现在的人类无法体会那种砭骨的绝望,而他们早已尘封在历史里。功成名就抑或以身殉国,都不过赋予说书人,换来几声言不由衷的唏嘘,或许连饭余的谈资都算不上,便消散在风里。

睡眠不足让他一上午都没什么精神,毕竟人已入中年。也因为有所记挂,原本用来填补心中缺口的“孤独”节节败退溃不成军。名为“怅然若失”的空洞迅速扩大,而他无力回天。

把本应上午召开的会议以身体不适为由推到下午,拒绝了大惊小怪的秘书替他预约医生的好意,他驾车离开公司。比起虚伪做作的假笑,堆积如山的文件,湖边晓风杨柳的确让人心旷神怡。

他脱下西装外套搭在臂弯,放任思维与脚步随意飘荡。他一直是理性克制的,而这偶然的放松显然有些生疏——湖边有不少写生的美院学生,他碰翻了其中一个的桶。脏水泼溅到画纸上,未干透的颜料立刻狼藉一片。

“呃……抱歉抱歉。”他忙扶起塑料桶,却意外地没有听到破口大骂或哭哭啼啼的抱怨。抬起头,不想正迎上那个倒霉蛋的双眼——

有没有这样的经历,记忆中仿佛缺了重要的环节,绞尽脑汁也无法重现的部分,却只要一眼就能云开雾散,所有零散的碎片瞬间拼合,无比清晰?

他与那个眉眼间尚有些稚嫩的学生对视着。学生的双眼与灵魂深处的蓝眸100%契合,或者说……更加真实。无数画面潮水般涌入脑海,托“记忆唤回”的福。

“……好久不见。”深吸一口气,他向那个学生,不,少年伸出手去。

手被反握住时,他似乎听到空洞被急速填补,只为那个少年留下一条直达车道的声音。

他毕竟不是潘汝良,改不了随手勾勒的习惯。

而那个少年,他也可以笃定地说,自己不会让他成为沁西亚的对么?

跨越过时间的经纬,他的忧曾在千年之外。不过那都已经不再重要——他的爱,从现在开始,就在咫尺寸心。

——Fin.

评论
热度 ( 5 )

© 覃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