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高考系列】【团明】错觉

干脆把自觉得还能入眼的都搬上来吧。
渣短篇请别介意。



【2012.重庆】
这是一个发生在肉类加工厂的真实故事。   下班前,一名工人进入冷库检查,冷库门突然关上,他被困在了里面,并在死亡边缘挣扎了5个小时。突然,门打开了,工厂保安走进来救了他。事后有人问保安:“你为什么会想起打开这扇门,这不是你日常工作的一部分啊?”   保安说:“我在这家企业工作了35年。每天数以百计的工人从我面前进进出出,他是唯一一个每天早上向我问好并下午跟我道别的人。今天,他进门时跟我说过‘你好’但一直没有听到他说‘明天见’。” 我每天都在等待他的‘你好’和‘明天见’。我知道他还没有跟我道别,我想他应该还在这栋建筑的某个地方,所以我开始寻找并找到了他。”根据这篇材料考生自拟题目,写一则文章,题材不限,字数800字。 

————
【错觉】
————
【01】埃尔文·史密斯

她再次从我的窗前走过。

柔顺的金色长发随意披散在肩头,清澈的蓝色瞳孔里眼波流转顾盼神飞。一袭白裙胜雪,恍若失路坠入凡间的天使,只要一瞥便惊为天人。

我透过橱窗向她点头微笑,她亦招手回礼。几个月前初见时她总是用微微一怔而后侧头快步走开回应我的问候,如今时间久了却也成了习惯,每日两次的问候里竟生出些许心照不宣的默契。

她是对面写字楼的员工,朝九晚五的白领生活极有规律。据说是几个月前才来这里接替一个因病辞职的年轻男孩。我从不相信命中注定这种玄乎其玄的无稽之谈,对她却有着莫名的熟悉感。她好像与我脑海中缺失的一部分频率近乎完美地互补,让我想抑制不住去探寻那真相,以至于向来表面温和实则内心冷淡的我第一次与她对视时便不由自主地抬手致意。

看她的唇形,是在说“早上好”么?未等我的大脑处理完这一信息,她便匆匆过了马路走进写字楼。一向引以为傲可媲美精密仪器的我的大脑竟在这时周转不灵,实在让人费解。

“爱情使人盲目。”

可是,这真的可以称为,“爱”么?

————
【02】赫里斯塔·兰斯

我每天上班的路上会经过一家书店,规模不大,环境却意外的好。据去过的同事形容,古色古香的红木书架沉淀出经年的韵味,窗边一排雕花洋漆高几供顾客休憩,淡淡的檀香气味从镂空熏笼里飘出充斥着小店,在繁忙的都市里可谓是绝佳的偷闲的秦人旧舍。

老板是个比我年长的英俊男子。金色短发,眼睛碧蓝。几个月前我第一天上班路上无意中对上他的双眼,他随即抬手微笑。——与其他搭讪的男子不同,他的眼神很特别。笑容温和,眼神后却是不易察觉的锐利。这样的目光让我无所适从,好像做了错事被当面揭发后无处遁形一般窘迫。我快步离开,他倒是好脾气,下班时仍是微笑,日复一日不曾中断。

也许……他只是热情而已?

可是,他的目光传达出的,究竟是什么?

“好久不见”么?我一定是出现错觉了吧。

————
【03】埃尔文·史密斯

韩吉今天来看我。

说也奇怪,已经开张了几个月,二十几年的老友竟从没来过我的店。按常理这家伙应该是开张当天就跑来凑热闹蹭酒喝才对。显然是发生了什么。

韩吉活力无限地冲进我的店,还带倒了垃圾桶,看样子正常无比。我的疑虑全部咽回了肚子。可能是之前有矛盾了吧,朋友之间产生摩擦在所难免,几十年的交情是不会轻易破裂的。过去发生的事已无法挽回,而今天韩吉的样子让我告诉自己,并不需要担忧。

“最近有和家里联系么?”

“前几天打了电话。他们依旧很生气。”我无奈,母亲听到我的声音便挂了电话,“嘟嘟”的忙音让我愣了好一阵。

“怎么会。”韩吉白我一眼,“之前我回A市他们还说很担心你。父母都是嘴上权威。”

“这么大的人有什么好担心。——晚上留下吃?”

“你做的饭简直就是杀人利器。”

“可是上学的时候你依旧抢得很开心。”我走出柜台系好围裙,“你不是还说我炖的汤是一绝么?”

韩吉的脸上一瞬间是无比惊诧的表情。我敢说这是自从高中我认识他以来前所未有的一次。韩吉是聪明人,从来不会明确地表达出自己的不理解。可是今天,我在他的脸上看到了不可思议。

摇摇头,大概是错觉吧。因为下一秒韩吉就收敛了神色,低下头说“好”。

关上店门,我站在流理台前切着菜。可是,好像有些不对?

啊,原来如此。

今天,我忘记了等到她啊。

————
【04】赫里斯塔·兰斯

尤弥尔的生日就在明天。记得一次闲谈她说起《二十四史》,干脆买一套精装版送给她。
也许还有些私心在里面吧。终于可以面对面地,和他讲一次话了呢。

好不容易捱到下班,我收拾好东西直奔书店。
门窗紧锁着,挂着“停止营业”的木牌。我好像被迎头泼了凉水一般。失落感迅速膨胀,让人无法欺骗自己说,那是错觉。

熟极而流的习惯在某天忽然中断,任何人都会觉得不适应。这当然也包括我。

在店门口站了一会我离开去了其他书店。心里却不断冒出奇怪的想法:他不会……出了什么事吧?又马上自己否决掉,我有什么好紧张的。

可是……到底今天,你去了哪里呢?

————
【05】埃尔文·史密斯

“明天我去A市出差,你要不要一起回去一趟?”韩吉离开时问我,“不必勉强。”

我拍拍韩吉的肩,“帮我订票。”

又一个不自然的表情转瞬即逝,“好。”

第二天下车后韩吉去工作,我拦了辆出租车回家,“罗塞小区。”

我报出地名的同时第三次看到了那种表情。后车镜里真切地映出韩吉的脸,不像是错觉。

到了熟悉的家,来开门的是父亲。父亲在看到我后脸色瞬间改变,“你给我出去!”

门被重重关上发出“砰”的闷响,我心里也是一阵钝痛。刚才隐约看到客厅角落多出了一个神龛,线香缓慢燃烧着,底部都是掉落的香灰。时间太短,来不及看清照片上的人是谁。

中午只好约韩吉一起吃饭。“我又被赶出来了。”点起一根烟,却被韩吉夺走掐灭。

“你肯定知道什么的!我的记忆里有一个断层。告诉我,韩吉!”我直视着他,温吞的面具揭开,我好像又变回了二十年前校园里的优等生埃尔文。“我忘记了什么!”

“阿尔敏!”韩吉再也没有隐瞒的意思,“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韩吉的眼睛里……是同情?

阿尔敏……?记忆的闸门打开,过去的片段潮水般翻滚而来涌入脑海。一个人影从每天路过店门的她的身上生生剥离出来。那是一个皮肤白皙金发碧眼的少年。

所以我才会觉得熟悉?她只是一个相似的替代品?

画面最终定格在头顶坠下的鹰架和满地肆意流淌的鲜血上。

“阿尔敏……推开了我?”我看向韩吉,“代替我而死?”

当人们不愿承认一个事实时,迫切想要否定它的表现总是过于强烈。显然,目前我就处于这种状态。

————
【06】韩吉·佐耶

我从未有过像现在这样的无力感。埃尔文说过的,我是个聪明人。

对面的青年捂着头不断重复着自己的名字。“阿尔敏……阿尔敏死了?为了我?”

我抓起他纤细的手腕用力攥着,在他耳边大声说:“埃尔文!死了的是埃尔文!你还要代替他过多久!你还要折磨自己多久!一辈子么?回答我阿尔敏!”

阿尔敏的表情愈发痛苦,于是我认识到聪明人韩吉也犯了一个低级错误。即使我的声音有140分贝,又怎么能帮他清醒过来呢?

于是我也觉得这是一个,无法言说的悲剧了。

————
【07】阿尔敏·阿诺德

韩吉前辈的话在脑中不断碰撞,无数碎片好像在记忆里飞速改变着位置,逐渐拼合成完整的画面。那个高大的金发男人埃尔文,总是把我护在怀里的埃尔文,因为我和家里闹翻,从容选择死亡的埃尔文愈发清晰起来。

与记忆一起苏醒的,还有沉重的负罪感。

他死后我在医院躺了一个月,并利用这段时间成功地说服自己成为他。用他的语气讲话,用他的方式微笑,用他的逻辑思考,以至于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存在。

说到底都是错觉罢了。

埃尔文,其实你比任何人都残忍。你怎么能把我的爱与灵魂一并带走,徒留我一个躯壳继续这孤独的苦行?

————
【08】赫里斯塔·兰斯

自从尤弥尔生日前的那个下午,书店再也没有开张过。我用了几天才改掉路过时对着橱窗里的英俊的青年微笑的习惯。

几天之后书店易了主。一对姐妹盘下了那座门市开起了饰品店。

而那我未曾触碰过的红木书架,洋漆高几,熏香盒子,连同微笑的年轻金发男子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一并消失得彻底,如同从未存在过一般。

于是每当我再想起那温和后隐藏着锐意的眼神时,都觉得,那不过是不成熟的我的,一场错觉。

——Fin.

评论
热度 ( 9 )

© 覃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