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一期婶】荨麻疹

  • CP 一期一振X女审神者,审神者有名字设定注意。

  • 来自nerd的智障脑洞。

  • 我流本丸,我流一期,不喜欢请友好屏蔽,谢谢您。

  • 【声明】文内有关地塞米松眼药水的用法纯属玩笑,请一定不要模仿!!!错的!注意!


————————————————

痒,超痒。

似乎是从身体深处泛出来的痒意席卷而来,迅速占领了吾妻奈子的脸颊和脖颈,从梦乡深处向外拖拽着她的意识。唔,现在几点了?隐约觉得自己并没有睡着很久,奈子懒得睁开眼睛去确认,眼睑并没有感觉到上午应有的强烈日光更加有力地佐证了这一点。她实在太疲惫了,睡前和一期一振那场和谐而激烈的床上战术翻滚活动让她的全身肌群产生了过多的乳酸,如非必要简直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想抬……嗯?等等,一期一振?

脖子上最痒的几处传来温热的感觉,啊,才过去几个小时啊?付丧神的不应期都这么短吗?最近政府下发的作战任务不算轻松,她可不想顶着一脸吻痕出门接受自家其他刀剑的目光洗礼啊,想到这里——“一期,别闹。”

诶?奈子软绵绵的一挥什么都没有碰到,没有本以为埋在胸前啃咬的近侍,她的手臂在空气中画了个圈后落在自己的肚子上。联想到某些灵异事件的审神者有些惊恐地睁开眼睛,下意识地伸出手向旁边探去。太好了,一期还在,自己的脑袋下还枕着他的一只胳膊,这个发现让她安心不少。奈子翻过身,向恋人靠的更近了些,和他面对着面。一期一振呼吸平稳,显然还在睡着,借着窗外已有几分泛白的天光,她看到一期平日服帖整齐的水色短发在枕头上蹭的有些凌乱。啊,有点可爱……是与平日里温柔的好哥哥,可靠有礼的近侍都不同的,只属于她的一期一振啊,这样想着,她的脸上飞起一道红晕,很是为刚才错怪他的事而抱歉。似乎是感受到怀中人的动作,一期一振轻哼一声,用另一只胳膊环住了她。

可是她的脸越来越热了,而她也很清楚并不是因为一期的拥抱。两个人早就坦诚相见过,这只是再正常不过的,两人中某一个先醒过来的清晨而已。脖子上再次出现了那种剧烈的痒意,今年的蚊子来得这么早吗?奈子反射性地抬起手摸了摸,却被指尖传来的凹凸不平的异样触感吓了一跳。

意识到不对劲的奈子轻轻地挪动着一期搭在她腰间的手,试图在不吵醒他的前提下从恋人的怀里钻出来,青年模样的付丧神因为身前消失的体温不满地皱起了眉,她连忙塞给他一个枕头。

 

药研藤四郎被大哥推醒的时候,正梦到坐在本丸走廊上吃西瓜的悠闲下午,墙上的挂钟显示着早上五点。他闭着眼睛掀开被子坐起来,双手环抱在胸前,示意一期一振给他个解释。

“她……奈子有事找你。”

腹诽着你们两个这个时间不腻歪在一起找我干嘛,药研有点诧异地睁开眼,只见衣服纽扣向来一丝不苟地扣到领口的一期一振吉光披着出阵斗篷,里面蓝色和式睡衣没有完全系好,露出一片白皙的胸膛,上面还有些可疑的红色印迹,脑后的头发也有点翘,还有与他这幅样子不搭配的严肃表情。药研觉得事情可能有些严重,爬起来跨过睡得东倒西歪挤在一起的厚和信浓,示意有些急切的兄长出去再说。

两振刀匆匆走向审神者房间的路上,一期一振大致描述了一下具体情况。当然,就像很多不知为何被忽然赶出门外的丈夫颠三倒四的形容一样,药研觉得他的话没有一句重点。走进奈子的房间,洗手间的门紧闭着,看来她还将自己关在里面。

药研敲敲那扇被从里面紧紧抵住的门:“大将,是我,您怎么了?”

“一期一振出去。”

兄弟俩对视一眼,面对药研探究地挑起的眉,一期摇摇头示意自己一无所知。门后的奈子仍然坚持着,意识到自己不走,自家主君不可能开门的一期一振只好带上自己的东西,转身去了粟田口的房间。

“大将?我可以开门了吗?”

药研话音刚落,门便被奈子一把推开。洗手间里没开灯,药研第一眼看到的是她脸上胸前隐约的大片红痕,他立刻下意识地转身。“咳,你们要……额,节制一点。”

“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废料啊!这怎么看都是起了疹子吧!”药研被她按住肩膀用力摇晃着,好不容易才看清那些不规则的红斑中央高高隆起的融合成片的苍白风团,他用指甲轻轻在奈子的锁骨下划了一下,用力处很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出现了大片红晕。药研推了推被晃歪的眼镜,说道:“很明显,大将,我想你也知道这是荨麻疹的。”

奈子生无可恋地捂住脸坐下,“我当然知道了!只是想找你确认一下……还不允许有点侥幸心理吗?”药研看她鼓着红得不正常的脸一肚子气无处可发的模样,活像只被剃光了毛裸露出皮肤的猫,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

“不要笑了…………”听起来她是真的很沮丧,连远征警告的心情都没有。药研正色,给她倒了杯温水,“您稍等,我去拿药过来,痒的话也请您忍耐一会,不要用手抓。”

奈子点点头,“看好你哥,不要让他进来。”

药研回来的时候,看到自家大将无精打采地趴在床上,半张脸埋在臂弯里。监督她吃了药,药研搬来一把椅子在床边坐下,顺手捡起昨晚被她或是一期一振匆忙扔在地板上的发带,放在床头柜上。奈子有点尴尬,下意识地想摸摸鼻子,却没想到药研会错了意,手刚伸到脸侧就被药研一下拍掉。

“不许抓!”

“可是我这几天没有吃什么奇怪的东西,化妆品也没有换,怎么会这样?”奈子尝试几次均失败后不敢再伸手,只能抱着枕头在床上打滚,“真的超级痒啊!”

“啧,您这样的表达真的没有歧义吗?听起来很糟糕。”

“不但不觉得,甚至想拿地塞米松眼药水涂脸。”

“我觉得您把眼药水点到脑子里去了。”药研去她的化妆箱里翻找一会,不打商量地没收了那个透明的小药瓶。

 

一期一振从今天早饭时公布了排班表后便接受着全家费解目光的洗礼。“本丸之主”一期一振的近侍职务被药研接替,他被安排带领第二部队去安土城进行十小时的远征,再加上审神者那句意味不明的“今天的事情请大家都交给药研统一上报”,都引起了其他人的各种猜想。面对弟弟们担忧的眼神,当事人一期一振也是一头雾水。他被奈子的惊呼惊醒时,她已经将自己锁在了洗手间里,反复询问下仍然坚称自己没事。清早被无故赶出房间的感觉并不好,传唤的又是药研,一期一振担心她的身体出了大问题,却理不出头绪,直到鹤丸的声音打断了他。

“一期,走错了,这边!”

“非常抱歉,鹤丸殿。”回过神发现其他五振刀剑正在另一个路口等他,他连忙向他们走去。鹤丸有意地放慢脚步,和他并排走着。

“嘛一期你居然也会这样走神,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鹤丸说着伸出手搭上他的肩膀,低声问道:“她怎么发这么大脾气,让你出来远征。”

“我也不知道。”如果不是不符合人设,一期一振甚至想在自己脚下写一个冤字。

鹤丸先是一愣,随后又露出一个看似了然的笑:“这可真是吓到我了,但是女孩子嘛,不管怎样哄一哄都会好的。”

“但愿。”如果她肯听的话。

尽管鹤丸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不得不承认鹤丸的有些观点值得认同,比如礼物总能让人心情舒畅(鹤丸极力推荐的惊吓玩具除外)。现在他怀里揣着店主为他包好的和风发带,决定去奈子的房间敲门试试。他在走廊遇到了正要回去休息的兄弟,药研看起来一脸疲惫,“大将刚睡着,你进去吧。”

没开灯的房间里显得有些昏暗,一期一振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一眼就看到奈子搭在被子外面的腿。他给她重新盖住,奈子却在这时挠挠鼻子,坐了起来。

“回来了?”她打着哈欠问他,一头靠在他身上,却被他出阵服上复杂的装饰硌到,疼得皱起眉头,“快把那件外套给我脱了。”

一期低头看她,额头上睡出了一层薄汗,和他同款的睡衣领口也被蹭的松散开来,这是?一期一振眯起眼睛,忽然用力将奈子按倒在床上。

奈子不明就里地看向他,一期一振一向温柔的蜜金色笑眼里隐约含着怒气,想到早上自己的举动,她主动环抱住恋人的脖子,“生气了?早上的事是我不对,对不起嘛。”

一期一振按住她脖子上散落的红印,咬着她的耳垂问她,“我记得……昨天我好像并没有吻过你这里?”

也许是自己的语气太过危险,一期一振感到怀里的人瞬间僵硬了,“不要碰那里!”

“打发我出去远征,您自己却在家里做这种事吗?我的主君,嗯?给我一个解释如何?”一期一振想到自己被蒙在鼓里一整天都心情忐忑,本丸里其他人的眼神似乎也别有深意,他愈发控制不住手下的力气,觉得自己像个被欺骗的傻子。

“想什么呢你!”奈子一把掀开陷入了某些危险想法里的付丧神,发怒的付丧神力气果然非人类可比,她觉得自己脖子那几处没完全消退的红斑似乎被他的棉质手套擦破了皮。“我生病了!荨麻疹啊!你一天除了下床认识鞋上床认识我还知道什么!”

“诶?”一期·没有医学常识·会错意·笨蛋·一振当场呆住,他听着噔噔的脚步声消失在洗手间里,几秒后又跑回来。奈子扳过他的头,让他看着自己的杰作——刚才他用力按过的红斑迅速蔓延开来,还有肿起来的趋势——“你知道我等了多久才恢复成这个样子吗?你看看——”

“奈子……”

“出去!”没有给他解释的机会,一期一振被迅速推出门外,纸拉门在他双脚站在走廊上的瞬间便被“砰”地合上,险些夹到他的鼻子。

于是今天的药研,又在睡梦中被自己的大哥推醒。

“药研,挤一挤。”

                                ——FIN.

————以下才是重点————

P.S. 请阅读全文并回答以下问题:

1)在已知此病例为荨麻疹的前提下,简述药研的诊断依据与该病的临床表现;(3`)

2)简述该病的鉴别诊断;(2`)

3)论述急性荨麻疹严重发作的治疗方案。(5`)

【今天除了皮,又啥也没干😜。】

评论 ( 20 )
热度 ( 44 )

© 覃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