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HP子世代】根本没想好叫啥 01

  • 这篇是群里几个朋友聊天时想的脑洞,主角团体是我们几个的马甲人设。其实就是个圈地自萌的产物。不打tag,如果有喜欢的小伙伴就看个乐呵,不喜欢也别来跳了,谢谢您。

  • 私设有,毕竟子世代罗琳给的设定比较少,力求贴近原著不OOC,会参考倒霉孩子里的设定,但是不会完全遵循。

  • 所有原著人物属于J.K.罗琳女士。随缘更新。


————————————————————————————

01.

2017年9月1日,国王十字车站。

德拉科·马尔福看着面前努力表现出冷静模样的斯科皮,他的妈妈正在给他整理衣领。德拉科搂住儿子的肩膀,拍了拍那颗和他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淡金色小脑袋,“不要太紧张,记得给家里写信。”

“我会的,父亲。”

站台上满是霍格沃茨的学生和他们的家长,许多人高声地交谈着他们的暑假见闻,斯科皮深吸一口气,和父母道了再见后准备转身上车。

“借过,借过。”一个提着飞天扫帚的女生坐在一只30码的银色行李箱上——那是最新款的光轮2027——行李箱顺着她魔杖的指向匀速行进着,转动的轮子碰撞在石砖上,发出骨碌骨碌的响声。

“这不是麻瓜种谭吗!”斯科皮听到一声响亮的嘲笑,他看向说话的人,认出那是林顿家的孩子,一个今年三年级的斯莱特林,他在爷爷的生日宴会上见过他。

埃里克·林顿见被嘲笑的人无动于衷,咧开嘴笑起来,“你不会蠢到认为什么样的人都能打魁地奇吧,还是终于想通了,要去跟着费尔奇扫地下室去了,巨怪谭?”

箱子猛的转了180度,嚣张的挑衅者显然没有料到这种情况,坐在箱子上的女生抡起扫帚抽在林顿的脸上,轻蔑地撇了下嘴角。他脸上被打中的地方迅速浮现出一道红印,斯科皮差点笑出声来,连忙偷偷拧了自己一下。

“好啊,你这个……”林顿涨红了脸,伸手在衣兜里摸索着魔杖,这时两个高个子的男生从人群里钻出来,一左一右架起女生的胳膊一溜烟地跑开了。他们找到最近的车门跳上霍格沃茨特快,斯科皮只看到两颗跳跃的黑色脑袋,和一团远去的火红的头发。

恼羞成怒的埃里克·林顿还愣在原地,肩膀忽然被人拍了拍,他下意识地转过头去。斯科皮看到那是一个穿着霍格沃兹校袍的棕发男生,银绿相间的领带系得一丝不苟。他举起右手的玻璃瓶,对着林顿的衣领连续喷了几下,顿时一股淡淡的果香在他四周弥漫开来。

“希望布兰特小姐问起来的时候你能编出一个完美的借口。”棕发男生露出一个标准的斯莱特林式假笑,拎起那只大箱子上了火车。

催促发车的尖锐铃声响了起来,斯科皮发觉自己已经看了太久的热闹。他向站台上注视自己的父母挥挥手,大步跨上火车。沙丁鱼罐头一样的车厢里塞满了兴奋的学生,斯科皮艰难地分开面前忙于眉飞色舞地叙旧而忽视了自己堵住走道的高年级生,寻找着所剩无几的空包厢。当他终于在一个紧挨着门的有些冷的包厢中坐下时,从车头处传来一声响亮的汽笛声,霍格沃茨特快缓缓开出了站台。

 

“哦恩尼!做得好!幸亏你把它捡回来了,”谭从被叫做恩尼的棕发男孩手里接过自己的箱子,从里面翻出校服和一个大纸袋,“不然我们一路上只能饿着肚子了。”她拎住纸袋底部的两个角哗啦一掀,倒出覆盖了半张桌面的零食。

“只有你是饿的,女士。”詹姆斯·波特整理了一下因为跑动和挤上车更加蓬乱的黑色短发,冲对面的小女巫挤了挤眼睛。

弗雷德·韦斯莱做了个一样的表情,只是比詹姆看起来更加狡黠,“而且需要我提醒你吗?我们到了学校就会有丰盛的开学晚宴。”

谭露出惊讶的神色,剥开一块桃酥塞进嘴里。“没有人…没人想吃我带的中国点心吗?过海关等了一个月的!”

“徐福记的沙琪玛?给我来一个。”包厢里的另一个女生凑过来,她有着和谭同样的黑发和黑眼,柔和的脸部线条显露出明显的亚洲特征。她从零食堆里挑了几样,

用魔杖捅了捅谭的肚子,猝不及防的后者被吓地跳了起来。“居然没胖——不过詹姆,你们还是让她在车上多吃点吧,我真是担心今年斯莱特林的新生入学第一天就被她的好胃口吓到呢。”

“是的,是的!也许那些可怜的小毒蛇们会对萨拉查·斯莱特林的眼光,进而对自己也产生不可逆的怀疑。”

“凯菲·王!吃也堵不上你的嘴!”谭高声抗议起来,用手里的猫耳朵去砸弗雷德的脸“还有你,你这只红毛蠢狮子!”

那边三个人还在打闹,詹姆斯·波特拍掉袍子上的饼干渣站了起来:“你们在这里坐着,我去看看阿不思在哪。”

恩尼斯特·玛卡布雷特手上切牌的动作不停,“我想起来了,你弟弟是今年的新生,不过怎么没和你在一起?”

“金妮姑妈和莉莉拉着阿不思说话,我们就先过来了。他现在应该和我们家的某一个或某几个小鬼在一起。”弗雷德回答道。

“这不是很正常?这列车里差不多一半人都姓韦斯莱。”凯菲也站了起来,“我也去,提前认识一下我们的新学弟,校长男孩。”

“可不一定就是你们的学弟,没准他是个斯莱特林或者拉文克劳呢。恩尼,你去不去?”谭披上黑色长袍,一边向包厢门走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领。

“不去。唔……愚者,逆位,高塔……我建议你们也别去。”恩尼斯特全神贯注地盯着桌面上的塔罗牌,而其他人显然没有接受他的建议,说话间他们已经在狭窄的走廊里推搡着前进,不时敲开其他人的包厢门。

 

红头发,红头发,还是红头发——在因为猜拳输掉而被迫去执行敲门这个尴尬任务的凯菲说过七十三个“对不起打扰了”之后,他们终于找到了韦斯莱活动中心。

包厢里的四个人被眼前的情况弄得面面相觑,忽然多出来的詹姆斯一行人让本就堪堪容纳下他们四个和所有行李的小空间显得格外拥挤。阿不思屈着胳膊支撑着整个人都挤到他左侧身子上的路易斯·韦斯莱,“詹姆,解释?”

詹姆斯一条腿在门内,和坚持并排站的弗雷德肩膀都别在一起,也显得有几分狼狈。更别提身后好像被两座大山挡住的谭扯着他的衣服拼命踮脚,他还得用一只手拽着领子防止被勒住。“我的过分好奇的朋友一定要跟着我来看看你,大概就是这么回事。”

“我来找自己的堂弟堂妹,这也很好理解——啊,这是我们格兰芬多的同学凯菲。”

阿不思僵硬的表情还没有调整过来,听到他们这样说,他向弗雷德斜后方的凯菲伸出手“你好,我是阿不思·西弗勒斯·波特。”

“我是凯菲·王,詹姆总是说起你。”凯菲友好的和阿不思握了手,不得不承认,除了没有詹姆的混蛋气质,这两兄弟还是挺像的,尤其是那双有神的绿眼睛和有些蓬乱的黑发。

被挡的严丝合缝的谭几乎要跳起来,可怜的詹姆斯仿佛被命运揪住了后颈皮,他向外退了几步,给矮了自己一个头的小女巫让了个位置,路易斯一眼就看到她的领带,皱起了眉。

“斯莱特林?”

里面坐着的几个人也上下打量着谭,谭挑了下眉毛承认,坦然地接受他们的视线扫描。

“事实上我们都认为她应该进格兰芬多。”

“得了吧弗雷德,你的判断从来没对过。Sye•Tan,你们好。(中文直接音译)”

阿不思和谭握了握手,他对面的女孩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谭你好,我是罗丝·韦斯莱,阿不思的表姐。”

“罗恩舅舅的女儿,旁边的是露西,她爸爸是帕西舅舅。”詹姆在一旁解释道。

凯菲看了看阿不思身边的男孩,他一头柔顺的齐肩红发梳得整整齐齐,脸颊上的一点婴儿肥略显稚嫩,但他英俊的外貌从端正的五官便可见一斑。凯菲在心里称赞了一下他让人过目不忘的好相貌,忽然想起另一个人。

“六年级的多米尼克是?”

“我姐姐,我叫路易斯·韦斯莱。”路易斯耸耸肩。

谭在脑子里检索了一下那位校花级别的学姐,自动弹出的依次是她洁白整齐的牙齿,湖水一般幽深湛蓝的双眼以及能填满整个黑湖的追求者。“难怪,你和你姐姐一样好看。”

弗雷德硬是无视两个女孩子的抗议,在露西身边挤出一点空隙坐下。“所以我们来之前你们都在干嘛?”

“说说分院的事,爸爸很希望我能进格兰芬多,但是我觉得拉文克劳也很好……不知道分院帽会怎么分。”

“罗丝,按赫敏舅妈平时给你布置家庭作业的程度来看,你进拉文克劳我们也不是很意外。”阿不思的语气有点担忧,“我……我在想如果被分到斯莱特林要怎么办。”

“斯莱特林怎么了?”

孩子们显然忽视了在场的人中还有一个斯莱特林这件事,阿不思有点窘迫,连忙解释道:“呃,斯莱特林很好,只是,嗯……我的意思是,我家所有的人都是格兰芬多,你知道的。”

气氛有些微妙的尴尬,霍格沃茨特快逐渐开始减速。“我的东西还没有收拾,就先回去了。有什么困难的话可以来找我,如果你进了斯莱特林的话。”

谭的脚步声消失在车厢尽头,露西想了想她蹙起的细长挑眉,不禁质疑起弗雷德。“梅林啊,她看起来就是一个斯莱特林。”

“可能是因为和你们不熟,我开始也是这么想的,直到——”凯菲替她辩解着。

“直到什么?”罗丝也凑了过来。

“直到她们两个一起在麦格校长的办公室关了一个月禁闭。”詹姆斯和弗雷德异口同声地接上了话茬。

 

“算出什么来了,老骗子?”谭用胳膊把没吃完的零食拢进纸袋里塞进行李箱,恩尼斯特看着手上的杂志,头也不抬地递给她一张牌。

“这是什么?星币五?什么意思?”

“你仔细想。”

“我不太懂这些。”恩尼斯特表情少有的认真,谭不由得严肃起来,虽然她还是想不通这意味着什么。

“你真的不明白吗?”

谭点点头,催促他解开这张牌面,恩尼斯特深吸一口气,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

“你欠我五个金加隆,脑袋里长满芨芨草的女士。”


——————————

出于作者的私心,我们蛇院首席男模马天龙一定要第一个出场!!


评论 ( 8 )
热度 ( 4 )

© 覃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