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一期婶】脱轨(下)

  • 迟到一万年的七夕贺下半部分,结尾玻璃渣,慎入。

  • 现代PARO,炮友前提,慎

  • 前文走这


——————————————————

一期一振从扔在玄关处的购物袋拿出几个饭团,“三文鱼和鸡肉,你要哪个?”

她瘫在沙发上玩手机,“我要吃面,打两个蛋。”

“给你鸡肉的。”一期一振无视了她的要求,把两个加热好的饭团塞进她的手里,“我觉得三文鱼好吃一点。”

“我刚才那一关本来可以过的。”她稍稍坐起来一点,又往自己背后塞了一个靠垫。她身上随便套着一期一振的衬衫,两只脚搭在茶几上,白花花的腿暴露在空气里。一期一振打开电视,随便换着台,两个人盯着跳动的屏幕,嘴里自发的嚼着饭团。

“这个真的很难吃。”她尝了一口三文鱼味的饭团,下一秒就把手里那个扔掉。

“那下次买咖喱猪肉试试看。”

“听起来更奇怪了……哎,看这个电影!我上个月没时间去电影院错过了。”

空调的送风口正对着沙发,一期一振拿来薄毯给她裹着,她忽然开口道:“如果我妈知道我这幅样子,怕是要气个半死。”

“嗯?你家不允许把脚放在茶几上吗?”

她歪过去用头撞他的肩膀,“才不是!我是说……”

“我家不允许的。”一期一振转头笑眯眯地打断了她,“但是你没关系,这个角度腿比较好看。”

她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会一期一振自顾自地说下去,“我啊,从小时候起可能也算是‘别人家的孩子’吧。很会读书,考上了还算不错的医学院,毕了业读研,工作,看起来一路顺风顺水,应该是家长们最喜欢的类型。”

“接下来按照他们的设想,应该就是恋爱,结婚,生子,再培养出一个我这样‘优秀’的孩子。如果我妈知道我和一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上床,不谈恋爱却维持着这么久的性关系,应该很生气吧。”

所以我们互相将就一下?一期一振心里这样想。

“可是我就是不想结婚。我打心眼里不信任婚姻,又恐惧生育。我既能赚钱,又能照顾自己,打理好我的生活,这样婚姻对我来说就是可有可无的。而婚姻又给人那么多的责任,我不需要享受婚姻带给我的权利,同样的也不想承担责任。退一步讲,假设我结了婚但是不想生育,所有人都会觉得你只是年纪小,慢慢你会懂事的,似乎母性是卵子受精的催化剂。”

“我妈妈为了培养我付出太多了,她的一生似乎都是为了我而努力。我很感激,但是我绝对做不到,也不会像她一样去再培育下一代。”

“我就是这样一个超级自私鬼。我的物质和精神都不需要恋爱和婚姻来填充。我是长辈眼里的好孩子,但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之前的那些年里看似按部就班,但其实只是恰好和我想要的重合了而已。”

“我不会屈服的,我生命里的每一分钟都要为了自己而活。”

她一股脑地说了这一长串话。一期一振看过去,她整个人裹着毯子像没骨头一样瘫在沙发里,脸上是毫不在意的平静表情,下巴却还微微扬着。

“如果真的遇到想要相伴一生的人呢?还这么年轻。”

“年轻的时候,觉得不是真爱soulmate不行,其实谁离了谁都一样活得下去。但是我并不想耽误别人的时间和真心,也没有把爱情列入必需品和计划表。太奢侈了。”

“所以真正想要的是事业吗?”

“差不多吧,我还是有那么一点野心的,想在这个领域走得更远一点。”

一期一振的眼神闪了一下,把她搂进怀里,“加油啊,等你成了专家,还要你来罩我的。”

“哈哈,一定一定。”

 

指尖冰凉的触感让她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她甩了下头,眨眨眼,看见自己左手食指的指尖沾着一滴指甲油。

“啊抱歉抱歉,刚才刷子上的指甲油有点多,不小心滴到手上了呢。”系着围裙扎着小辫子的青年拿来纸巾给她擦手,涂得鲜红的指甲衬得双手更加白皙。“今天没什么精神呢,最近很忙吗?”

她是在刚来到这边的一个周末,去超市采购的路上发现这家不起眼的美甲店的。加州清光是这家小店的老板,是个可爱又迷人的男孩子,美甲做得极好,可以让不到一平方厘米的指甲盖上开出花来。加州清光眼光也很棒,审美可以打败绝大多数男性同胞,两个人时常讨论一下搭配与护肤的心得。她喜欢也精于打扮自己,家里口红装了一大箱子。加州清光是她在这里为数不多聊得来的人,尽管周一早上就要卸掉,她还是每周五雷打不动地来这里做指甲,没办法,人活着总要沉迷于某些东西。

“是啊,手术有点多,还要去做实验拿数据,一直修仙。”

“不行哦,”加州清光细细地涂着她的指甲,一边抬起赤红色的眼睛看她。她已经快三十岁,虽然用心保养过,但还是能看出眼下淡淡的乌青。“熬夜会变得不可爱,喏,眼睛这里。”

“我本来就不可爱啊,世界第一可爱的清光~光。”

围裙口袋里传来了震动声,清光掏出手机一看,是另一位顾客发来的消息,他举到她眼前给她看,“她说男朋友说她的指甲很精致,直夸我的手巧呢!”

她低下头看自己的手,清光正在向印花板上涂藏青色的指甲油,底色却是水蓝色,和一期一振——她偶尔会想到他——的发色一样干净清爽的颜色。“真好呢。”不知道是在夸自己的指甲还是称赞那对情侣的甜蜜,她脸上是一贯漫不经心的惫懒。

 

她和一期一振分开已有大半年之久。那时她拿到这所国外大学的博士offer,高兴得一个箭步冲去厨房连吃三盒冰淇淋。她犹豫过是否要告诉一期一振,犹豫的结果是目前不要。二人只是天明既散的床伴,就应该做好随时再见的心理准备才是。处理好手续租房离职等一切准备工作后离出发只剩不到一个月,她开始慢条斯理地整理东西,约一期一振吃了个饭,闲聊时说起了出国的事。

“我拿到offer了。”

一期一振拿着筷子的手在空中停下,他喝了口啤酒,抿了抿嘴。“什么时候走?”

“月末左右吧。”

“嗯,提前说一声,我送你。”他微笑的弧度比平时大了些,看起来发自内心的替她高兴,“恭喜啊,医生。”

两人最后一次上床是她出国的前一天晚上。房子已经退了,她提着自己的全部家当——两只皮箱和一个手提包到一期一振的公寓借宿。一期一振比平日更加温柔,前戏充分体贴,似乎是临别时想给彼此一个美好的体验。熄灯后她听着旁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没出息的失眠了。一定是因为要去异国他乡开始艰难的新生活了,她这样想着。

一期一振送她到安检口,她一时语塞,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忽然他上前一步,拉住她的手臂把她扯进怀里。嘴唇上传来了干燥温暖的触觉,她睁大了眼睛愣在原地,过了一秒忽然开窍了似的,扔下手提包搂住一期一振的脖子回吻。周围有人停下脚步看过来,可谁在乎呢?两个人唇舌交缠着,掠夺对方肺组织里的空气。良久分开,她眯着眼睛笑,一期一振的嘴边蹭了些她的口红,很是滑稽。

她拍拍口袋,没有纸巾,便直接用拇指抹去他唇边的红痕,“那再见啦,一期一振先生!”

“再见啦,医生。”他像平日里对弟弟那样捏她的脸,“多保重。”

这是他们第一次接吻,也是最后一次。

 

清光给她的指甲印上了藏青的水波花纹,“怎么样,很清爽吧,最适合夏天了!”

“好看。”一期一振常穿这个颜色的西装,很衬他。

“对啦,不是又要过什么情人节了吗,医生你有什么打算吗?我看最近总是有个人给你的动态点赞评论,什么情况啊他?”

她打了个呵欠,脸上毫无波动甚至还笑了一下。“谁知道呢?”她人生规划不时更新的修订版里已经很久没出现过恋爱这两个字了。如今已经回到了正确的轨道上并平稳运行,她对自己的现状很满意。

她把手举到面前端详水蓝色的指甲,胃部却好像猛然失重向下坠落了一下。定了定神,她又重复了一遍

“谁知道呢?”

“我谁也不爱。”

                                                  ——Fin.

——————————

后记:这篇的女主性格三观代入了一些作者本人的影子吧,单独描写女主的成分占了挺大的比例。但是怎么说,我觉得如果不把她的性格交代清楚,后面的剧情就没有办法展开,结局就会显得突兀,合理性超差。她和一期一振相爱吗?确实互相对对方有爱的。(可能表达的有点不明显哈哈)结尾他们必须分开吗?分开也是必然的,因为没有那~~么相爱。对于女主来说,从她一大段自述里就看得出,她的世界里比爱情重要的东西有很多,爱情永远不会成为影响她决定的第一顺位。因此她选择职业生涯的阶梯,放弃一段不明朗的感情就是自然合理的。挺对不起一期的,这篇文有私心的成分在,一期的形象就比较平面甚至——龙套,也给点进来的小天使们道个歉喵,一期戏份不多还塞了一口玻璃渣。开学了每天满课,更新无敌慢,感想看我的文并且支持我的大家,接下来会发一个“炮友三十题”系列,这篇可以看作一个外传?在那个系列里一期的角色会丰满起来的,我保证!以上是覃斯的一点叨叨, 再次感谢支持我的你们,么么哒。

P.S.:最后容我吐槽下,撸否的排版真的无敌爆炸超级辣鸡了,嘻嘻。




评论 ( 7 )
热度 ( 27 )

© 覃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