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一期婶】 所谓选择(2017高考作文 全国卷Ⅲ)

  • 婶婶话多的像个卖耗子药的。主业谈人生,副业才是处对象。

  • 私设有,CP一期一振X婶。不喜出门右转嗷。谢谢理解。

  • 题目是我实在想不出瞎jb编的。

  • 如果能接受请继续

——————————————————

2017高考 全国卷Ⅲ

今年是我国恢复高考40周年。40年来,高考为国选材,推动了教育改革与社会进步,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40年来,高考激扬梦想,凝聚着几代青年的集体记忆与个人情感,饱含着无数家庭的泪珠汗水与笑语欢声。想当年,1977的高考标志着一个时代的拐点;看今天,你正与全国千万考生一起,奋战在2017的高考考场上……

  请以“我看高考”或“我的高考”为副标题,写一篇文章。要求选好角度,确定立意;明确文体,自拟标题;不要套作,不得抄袭;不少于800字。

————————


药研藤四郎看着审神者接过胶囊送服下去,松了一口气。给面前矮桌上的杯子加了些温开水,退热贴也一并放在桌子上,嘱咐近侍一期一振如果审神者发起烧来,要及时给她贴好——指望审神者自觉是不可能的——“悠闲一点也没关系的,大将。”药研还是忍不住这样对有些没精神的审神者说道,“反正是假期,休息也不会耽误什么。”

得到了审神者一连声的口头保证之后药研拉开纸门走了出去。自家审神者是个爱生病的人,属于没什么严重的问题却身上小毛病不断的类型。一期一振拿走审神者手里的文件,又塞了个靠垫让她舒服地歪在床头。“刚才不是还吵着头痛吗?这会又用起功来了。”

审神者撇了撇嘴,“我已经没关系了,说了只是因为着凉,都吃过药了嘛。”

“自己是医生还对看病和吃药这么抵触,您都在想些什么啊。”一期一振抓住审神者试图掀开身上薄毯的手,态度少有的强硬。“等下又被风吹着凉了!”

看近侍的态度,审神者意识到在这阵来势汹汹的头痛缓解之前是不会有人身自由的。干脆当作忙里偷闲,于是她找了个最舒服的角度窝着,拉着自家恋人兼职近侍聊起天来。“就是因为知道自己没什么大问题——感冒是自限性疾病,何况现在连感冒都算不上。”

“而且我还不是医生呢,要再读七八年书,考一大摞证才可以。”

矮桌上的手机屏幕闪了一下,一期一振拿起扫了一眼,是隔壁审神者发来的微信。隔壁的审神者是个比她小两岁的姑娘,算起来正是今年高考。时之政府人性地放了一周假,给各位要参加或家里弟弟妹妹参加考试的审神者们大行方便。有这样的好事,其他已经毕业的审神者们也乐得借光,她就是其中之一。

审神者与隔壁的小姑娘相处地不错,前几天更是以学姐的身份提供不少经验,说是经验,更多的是宽慰她紧张的情绪。现在既然已经发来了消息,应该第一科语文已经结束。小姑娘平时学习努力得很,审神者看她语气轻松不由得也替她高兴起来,鼓励了几句便赶她快去午睡。

放下手机,审神者不由得感叹,“希望这孩子能考个好成绩,也不知道下午的数学难不难,但愿出的简单一点,我当年考得最烂的就是数学了。”

“说是当年,其实也才过去三年而已。”审神者是大学时就任的,一期一振这几天看着隔壁的付丧神们忙进忙出,又是祈祷又是加油,心里颇有些说不清的滋味。“您那个时候没有我……没有我们在身边,是怎样的呢?”

“三年很久了啊……相比起来我已经是咸鱼了。至于我那个时候,不如说没什么值得特意拿出来一提的事情发生,就每天正常地上学,做题,然后去参加考试,也是很平常地就结束了。”

水蓝发色的付丧神露出了困惑的神色,“可是……可是我看隔壁的本丸……”

“和我说的完全不一样,是吧?”隔壁的审神者这两天如临大敌,连带着整个本丸都有些紧张。一期一振点点头。

“怎么说呢,可能是过去之后再回忆,就会觉得并没有什么特别。甚至我整个高中三年级都没有很紧张,反倒是身边的人——老师和父母急得不行。不过我成绩很不错哦,这应该算是最能说得出来的事了吧,哈哈哈。”审神者向坐在床边的恋人伸出手去,下一刻就被握住。她摩挲着青年模样的付丧神漂亮的骨节,向他提了个问题,“那一期想象中,应该是怎样的呢?”

“我对于现世的事情并不太了解。”一期一振斟酌着开口,“只知道那个被称为‘高考’的考试是为了考入大学进行的测试,也被形容得非常重要,至于原因,我并不清楚。”

“那我就详细地讲一讲吧?反正又没事做?”得到对方的点头回应,审神者继续说下去。

“在大学之前,大家接受的都是一样的教育,虽然根据每个人的长处与兴趣会分为文科理科两种,但是总体来说,都是一样的。而大学之后的高等教育就完全不同,读大学要选专业,大学又有层次之分,可以说进入大学会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人生的走向,而做出这个选择的筹码,就是高考的成绩。所以说把它看得重要也是很正常的啦。”

“那您刚才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如果是对于当年正在读高中的我来说,人生的转折点啊什么的,对不经世事的年轻人来说的确是头等大事啊。毕竟在之前的十几年里并没经历过什么大到改变人生轨迹的事情。”

“可是现在看来,不过是我生命中普普通通的两天而已。我的意思呢,是说考试这个过程只是一件小事,也不足以改变我的人生。真正改变人生的东西,其实都藏在平常普通的日子里影响我们。这样解释,一期懂了吗?”

一期一振眯起蜜金色的眸子,眼神里颇有不解的意味。审神者见状便继续说下去。

“嗯……怎么说呢?按我迄今为止二十年以来的,浅薄的见识,我认为人生的每一件事其实都是在做选择。小到午饭的材料,买什么款式的衣服,大到报考什么专业,和谁恋爱,什么时候结婚这样。”说到这里审神者感觉一期一振手里的力道加重了一点,便把他从凳子上拉到床边坐下。“可是影响人做这些选择的因素是什么呢? 经历过的事,见过的人,学过的知识,都会成为天平某一侧的砝码。所以大概那些所谓的命运的巨变,都渗透在过往那些琐碎的事情里吧。怎么讲,有点像冰山?显露出来的是一点微不足道的表象,注意扭转乾坤的‘原力’都在海面以下的说。”

“那么您选择成为审神者,选择……选择我,也是如此吗?”

“这个有点难说啊……成为审神者大概是这样吧?可是我的大脑可没有那么高的分辨率来区分啊,这么说是不是有点耍赖?”把付丧神又拉近一点,审神者蹭进他的怀里,“至于一期呢,坦白讲,我解释不了哦。”

“我解释不了喜欢上一期的原因,但是我想应该不是因为什么过去啊,潜意识啊让我的喜好恰好对应上一期的特点。这样过于理性化了吧?没准只是因为一期超~~~~级帅,所以把你召唤出来的时候就一见钟情了呢?毕竟我这么肤浅。可是爱情是没有什么道理可讲的,也没人真正去深究那些背后的原因,那是哲学家要做的事情啦。像我这样的普通人,即使知道了也什么改变,还不如做个开心的蠢蛋——生活本身已经很艰难了。”

“不过即使我是一个这样肤浅又脆弱的人,居然还是能够得到一期的爱,我也算是人生赢家了,哈哈,你脸红了!”

然而被审神者说的颇有些羞赧的一期一振脸色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取而代之的是格外的认真。“虽然这些对于我来说还是有点难以理解,但是您是独一无二的,我决心要用生命去守护的珍贵的存在。请不要再说自己肤浅或是愚蠢这样的话了,要拿出您一贯的信心来才行啊。”

审神者转过身去搂住一期一振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肩膀上。啊啊,我可不是什么,总是挂在嘴上的小仙女啊。审神者这样想着,是你才让我镀上金身的啊。

庭院里粟田口家的短刀们的嬉闹声从窗口传进来,审神者保持着趴在付丧神肩头的姿势开口,声音听起来有点闷闷的。“一期真是个好哥哥啊,温柔又有耐心。”

“我读高中的时候啊,父母把我照顾的超好的。当时就觉得,像我这么懒散的人,一定胜任不了为人父母的职责,如果做家长也要考资格证书,我是无论如何都及不了格的。不能负责任的话,干脆就不要生小孩,再说又那么痛。”

“不过现在觉得,好像也没那么糟糕。”

一期一振抱紧了怀里的审神者,吻了吻她微红的侧脸。“和弟弟们的年龄比起来,您自己才是需要我照顾的小孩子才对。母亲的职责对现在的您来说还有点太沉重了——不过如果您大学毕了业有什么想法的话,我随时奉陪的。”

“这种事情以后再说啦!好烦啊!总之,总之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如果……”

“什么?”

“如果那个兔崽子敢学医,我就打折他的狗腿!”

                                                                             Fin.


——————————————

你知道16号就要考呼吸系统了吗?

你知道老师们有多辛苦吗?

你知道出题老师为了在题库里找两道你会做的题绞尽了奶汁吗?

不,你不知道。

你只关心你自己。

好了我滚去复习了,希望小天使们喜欢。

 


评论 ( 3 )
热度 ( 18 )

© 覃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