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自习室坐我旁边的妹子每天坐下就开始咕叽咕叽捏减压史莱姆,我偶尔看一眼,您说您学习手里都不拿笔,马上要考了,压力能不大吗。

【刀剑乱舞】饭店老板与菜刀精


  • 现代paro,无CP纯搞笑,主要人物:老板光忠和掉书袋菜刀妹。

  • 沙雕搞笑文学,OOC的部分还请大家指出和原谅。

  • (可能是个隐形的驾考招生广告。

  • 不喜欢请屏蔽,多谢。


  • ————————————



    “额,给大家介绍一下,”烛台切光忠硬着头皮向一脸状况外的鹤丸和大俱利解释着现在的情况:“这是我们店新招的员工,叫……”

    “我叫十八子。”短发丹凤眼的女孩子坐在吧台上,腼腆一笑向面前的牛奶巧克力棒二人组打了招呼。鹤丸凑到烛台切耳边悄声问他:“光坊,这什么情况,怎么忽然要招人?”

    烛台切表情有点勉强,语焉不详地解释了...

完了,这个号被高中天天拉拉扯扯粘在一起的连体姬友发现了。

大型在线炸号公开处刑现场。

我现在的心情好比在天安门广场裸奔。

【压切婶】医生与实习死神


  • 现代paro,医生部X死神婶的故事,很OOC的无脑段子。

  • 这个故事教育我们珍惜生命,请勿医闹。

  • 不喜欢请友好屏蔽,谢谢您。


  • ————————————



    我成为一名全职太太已经一个星期了,作为一个如假包换的社畜,现在有一点不习惯这种不用上班、打理家务的生活。


    在被人称为“长谷部太太”之前,我的名字是实习死神747号,那时我已经连续三个月没有领到工资了。


    不,不是死神办公室财务部恶意拖欠实习生工资,也不是正好抵扣了五险一金,而是因为——工作业绩不达标。


    我们做死神的都有工作指标,每个月要回收和引...

暴躁唯心主义:我不会的题都不能考,我背不下来的知识点大纲里没有,花出去的钱都是纸,长的肉是妈妈的钱,自习室和图书馆里的噪音精不算人。

哲学大师,👌。

【点文!!!】

考试成功评论区抽三个点文,随机数生成器截图。

CP限定刀乙女,尽量点我写过的cp吧,没写过的我咬牙试试。

以上。

明年4月开奖,绝对不鸽,鸽了是狗。

刚才看有一条微博在讨论少女心,我……我回忆了一下,根本想不起让自己少女心的事情。😂

可能其他女孩子心里住着小鹿,见到喜欢的人会砰砰跳,而我心里是一只老恐龙,穿着大花裤衩一边抽烟摇蒲扇一边翻白眼:“就这?这也值得我劳动一下?他得加钱。”

【一期婶】痛经患者与魔法师

• CP 一期一振X婶,现代pa无脑段子,婶名字有,私设有且特多,注意避雷。


• 听说男人单身到一定年龄就会变成魔法师(x)


• 不喜欢请友好屏蔽,谢谢您。



————————————



吾妻奈子抱着一个靠垫弓着上半身缩在椅子上,眉头微微拧着,把键盘拍得噼啪作响。她看起来心情格外的差,对面工位的女生偷偷越过电脑瞄了她一眼,又立刻收回眼神,盯在自己的屏幕上。


这时一个装着热水的纸杯被放在她桌上,吾妻奈子有些诧异,她抬起头,看到端着咖啡的同事一期一振已经坐回了旁边自己的位置上。


“呃……谢谢你。”


“不客气,吾妻前辈。”...

做梦记录

昨天晚上做了个梦。
梦见瘟疫爆发,在病毒蔓延过来之前附近几所大学就将学生整理到一起,转移到一个非常庞大的,像大学城一样的学校里集中授课。附近就是必要的机关职能单位,这里的人都被临时整合到安全区内。
大学城里设施完备,科技水平极其先进,我还记得自己被图书馆里全机械化的代步系统震惊到了,想查什么资料,看哪一本书会立刻有履带将人传送到那个书架前。医学院的老师们或者被送上前线,或者扎进实验室里研制抗体和新药,学生们过得非常轻松,甚至比之前的生活更舒适,医学院的活动范围内像乌托邦一样让人乐不思蜀。
但是我想回家。
所以我偷偷溜走了,我还记得路过一个超大的泳池,干净的蓝色水池在阳光下波光闪闪,有同学叫我换上泳衣一...

© 覃斯゛ | Powered by LOFTER